网文作家这条路可能已经死了

v

年轻的时候写过网文,然后扑街了,然后给很多网文作家当枪手赚点外快。

所以最近有读者在后台留言说他喜欢写小说,想当个网络作家,希望我给他一点鼓励以及建议。

犹豫再三,这个鼓励我还是给了他,我说祝你成功。

但我多了一句嘴,我说你喜欢写东西没有问题,但你一定要明确自己是因为喜欢而写的,不要幻想自己能当网络作家,更不要幻想自己能发财。

看到这条留言的前几天,我刚好在知乎刷到了某小说网站私吞作者稿费的新闻,看了两眼我就觉得有点熟悉。

然后又翻了翻新闻,另一家平台直接限制用户的身份证号,只要这个额身份证号写的,版权都归平台。

阅文本身已经不当人,但番茄和飞卢的操作之骚,硬生生把阅文衬托成了白莲花。

我真讨厌比烂的世界。

平台不是同一个平台,但坑作者的方式很雷同,事后甩锅的姿势也很像一个爹妈教的。

对不起对不起,这些平台可能没有。

坏人哪里都有,如果只是某几个平台出了坑作者的恶性事件,那可以说是意外。

但现在的网文行业压根不是一个两个公司讲不讲道理的问题,而是几乎所有头部腹部尾部的公司都在疯狂逮着作者薅羊毛。

很多作者本来以为自己从事的是靠写作赚钱的创作行为,其实创作没创作几天,主要精力都拿来维权了。

说真的,如果你只是喜欢写东西,到哪里写都无所谓,赚不赚钱也无所谓,那你随意。

但如果是奔着成为网络作家去的,想把写网文当成职业,那真的还不如去打工,然后业余写一写,碰碰运气。

起码打工的工资该拿多少是透明的,你知道自己有没有被坑,被坑了还有劳动仲裁,有完善的救济措施。

但当你进一个行业先要学习的是民事诉讼法的时候,那么任何一个想正经赚钱的人都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上面。

除非你就是去体验生活的,被坑得越惨你越爽。

那你太幸运了,欢迎光临。

2

有人觉得网文行业的问题是免费不免费,还有很多人为这个问题吵架。

觉得免费模式好的人抓着收费平台的黑点一顿喷,觉得收费平台好的人说免费平台就是网文毒瘤。

结果吵到最后,大家发现其实大家原本就没有分歧,因为不管免费还是收费,作者基本上都得破费。

假如你去的是免费站,理论上你的收益是保底+全广告点击的分成。

但是广告点击的具体数据平台是不会告诉你的,反正不管卖得好不好,平台都告诉你卖得不好就完事了。

所谓的巨额分成就是一个驴鼻子上挂的胡萝卜,吊着你写写写,但你就是吃不到,你能拿到的钱永远只有保底。

本来选择写网文就是一个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事情,每天爆更的工作量和对身体的损害不比搬砖大吗?要是光拿保底,我特么收入还没有搬砖高。

但很多人还是愿意写,愿意坚持下去。

为什么,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在积累,只要坚持下去,总有一天可以一书爆红,证道封神。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至少这是个希望,如果没有这个希望我为什么不去搬砖?

但是在免费站你就是没有这个希望的,不是说你的书不可能红,而是即使红了也和你没关系,赚到的钱都是平台和渠道的,和你没关系。

你在订阅网站怀疑自己被人黑了钱还可以切几个小号去订阅打赏测试下数据,你在免费网站直接黑盒,告诉你多少就多少。

你甚至不能得到一点点精神满足,因为书会被平台卖给各种乱七八糟的渠道,而这些渠道的读者不会和你发生接触。

他们看了你的书真的很喜欢你,但是他们留的言你看不见,付的钱你拿不到。

你不是作家,不是书的所有者,你都赚不到书带来的钱你怎么能说自己是个作家呢?

那你是什么?

你什么都不是。

你就是一个内容奶牛。

那么你说我不去免费站了,我去收费站好不好。

对不起,也不好。

最近某收费站在和作者签合同的时候暗改了合同,直接把合同变成了卖身契。

本来是很正常的一本书的版权合同,作者许给平台这本书的未来版权,平台给作者推流量,这个交易不说公不公平的问题,起码大家都是自愿的。

而且平台的做法也可以理解,我把我的流量给了你这本书,万一把你的书捧红了,当然不希望书转头就被竞对挖走了,那我不成了养虎为患了?我虽然是资本,但我又不傻。

这个交易的主体是什么,应该是书。平台给了书流量,然后希望把书留下来,这个合理。

但某平台把合同偷偷加了一条:作者签了这个合同以后的二十年里,以任何笔名写的任何书,不管有没有享受到平台推的流量,都归这个平台。

注意,有了这一个条款以后,这个合同签的就是一本书了,甚至也不是一个笔名了。

而是签了身份证。

签了你这个自然人。

签了你未来二十年所有写作的可能性。

所需要付出的,仅仅是给你当前这一本书推流量。

这波啊,可以叫为奴二十载。

关键是,这个条款是偷偷加的,很多作者在签合同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后果,不知道还有签身份证这种骚操作,这就是在骗,在偷袭。

具体这种合同在法律上有没有效果,算不算重大误解从而不成立,这个先不讨论。

但是即使这一次没偷袭成功,被法律接化发了,平台也一定会去试探其他方式坑你。

你可以赢一千次。

但你输不起一次。

3

无论是在免费站还是收费站,过程可能不同,但结局都是一样的。

创作了作品,但是钱,你赚不到。

写出了ip,但是版权,不归你。

就算一开始还有一点锻炼的想法,但是写多了以后你会自觉地把写作效率最大化,代价就是越写越快但是越写越烂。

为什么追求字数而不是质量?因为这是平台设计的规则,只有字数才和你拿到的钱挂钩。

为什么平台要这样设计?因为平台不需要你提高质量。

你写出来的字是平台的,提高的能力是自己的,平台为什么要给你钱还要让你自我提升?

资本的逻辑从来不是长期培养你,等你牛了以后一起发财,而是压榨,压榨,榨出最后一丝价值,然后换一个新人继续重复这个流程。

行业永远会有新人,流水线上永远会有原材料。

在没有外力介入的情况下,这个循环不可能被改变或者终止,这个循环里没有属于创作者的环节,你以为你是创作者,其实你只是给平台生产内容的一个工具,甚至不如工具。

工具也是需要维护的,坏了也是有成本的。但是作者从来不是平台的成本,只要流量还在平台手里,就永远是作者离不开平台。

离开了我,你的东西就没人看了,你要怎么办嘛。

离开了你,多得是人给我写,你还能怎么办嘛。

在任何游戏规则里,最终赢家都是掌握生产资料的人,其他人只能当佐料。

流量在互联网上自由流动的时候,作者的脑子是生产资料,创作者是掌握生产资料的人。

互联网上一切都是野生的,网民们自发的聚集在一起,没有分发渠道也不需要分发渠道。

读者会自己去寻找信息,去搜索,去传播,而不是由平台算法给读者推荐、由渠道给读者分发。

明白区别在哪里吗?只有你自己去找东西看,自己去顶帖,自己去转载传播的时候,你才是人。

渠道给什么你就看什么的时候,你就只能追逐流量。

中心化互联网时代,流量和渠道才是唯一的生产资料。

那些古早的BBS文学版块和贴吧里,诞生了中文互联网上最伟大的一批网络文学作品。

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大平台,没有什么大站,也没有资本的介入,流量只取决于质量。

你写的好就有人看,有人看就能火,火了就有流量。

即使后来有了平台,也是平台给作者打工,资本要看作者的脸色行事。

某种意义上那时的网文作者近似于网红,他们不仅是在生产“书”这种消费品,也是在经营他们自己。

每一个大神都自带热度,他自己就是顶级的流量池,读者会跟着作者走,流量会跟着书走。

不是因为在某个平台他才能红,而是他在哪个平台,哪个平台就能红。

关键时刻的一本好书,就能拯救一个快死掉的小说网站,平台之间为了抢好作者,互相打出了狗脑子。

现在你看见的赚到了大钱的作者全是那个时代遗留下来的,你凭什么幻想自己能成为他们?

不是你没有可能达到和他们一样的实力,不是说你水平不行,而是你永远不可能回到那个时代。

那个作者还有渠道和流量的时代。

可惜现在已经不在了。

4

时代真的变了,变得连时代他妈都不认识他了。

过去流量和内容是强相关的,内容好,读者自己会来。

现在的好作品还能引来流量吗?可以,但是永远不可能像过去那样只靠作品质量平推了。

好书没有推荐,成绩绝对打不过垃圾书有推荐。

我看过两本好书,《死人经》和《地煞七十二变》,都是绝对的高质量,但是它们永远不可能打赢日更两万字拿到平台鼎力扶持的口水书。

因为它们只能引来我这样的二十年老书虫,因为只有老书虫才会书荒,只有书荒了才会自己去找书,才会对书挑剔。

可是老书虫是少数,而且老书虫的钱不好骗。

那些给什么看什么的人,他们的人数才更多,也更容易掏出钱来。

在资本开始跑马圈地,流量开始被分发渠道控制的第一天,这个故事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无可挽回地走向荒诞。

创作者本人变成了生产资料,你的身体,你的手和脚,只要还能打字,就能为平台创造价值。

再重复一遍,在这个模式里你并不掌握生产资料,你只是平台掌握的生产资料。

甚至平台也只是在为分发渠道打工,渠道和平台九一开,平台再和作者五五开,实际写东西的人只能拿到百分之五。

当然,有的时候分发渠道就是平台换了个小号自己开的,而且渠道可以搞很多层,每一层都用不同的马甲,都从作者的稿费里分一笔钱。

作者能拿到多少已经不是一个商业问题了,而是一个玄学问题。

生产什么东西也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有东西拿来糊弄读者就可以了。

当平台就算给一坨奥利堆流量,这坨奥利给都能变成一坨很红的奥利给,而且还能骗到钱的时候,会做蛋糕的人忽然就不香了。

且不说这个世界就是有喜欢吃奥利给的人,哪怕他们不喜欢,吃多了都能习惯。

而且很多新生代的网民可能根本没经历过过去那个人不吃奥利给的时代,现在平台只给他们推奥利给,他们就以为人就应该吃奥利给。

他们吃奥利给他们错了吗?他们也是受害者。

平台错了吗?从平台的角度讲生产精品是有随机性和偶然性的,是不稳定的,所以平台为什么要让你去慢慢写精品?

平台是资本,资本要逐利,逐利就要追求稳定性,就要计算ROI。

既然抓一群创作者,逼他们签卖身契,然后关到一起生产奥利给,这是对平台来说最稳定、投入产出比最高的模式,那平台就一定会选择这种模式。

免费也好收费也罢,这些都是表象。

只要平台的目的还是ROI,平台就有动机坑你。

只要流量还是掌握在平台和渠道手里、还是和质量无关,那平台也就有能力坑你。

这就是必然,这就是它们的天性。

无论是谈判还是妥协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不为什么,因为他们能。

只要作者一天不掌握渠道,就一天没有翻身的可能性。

放弃幻想。

放弃幻想。

放弃幻想。

5

现在某几个平台骗人了,侵占创作者利益了,被人揪出来暴打。

它们还没有学会掩饰,还不知道怎么用更巧妙的、合法的方式去坑你。

所以作者们还有机会去起诉,还有机会反抗。

它们可能会被罚,也可能会暂时收敛。

但是它们不会改,明白吗?

不会改,永远也不会改,改了也是装的。

如果有一天你觉得它们变好了,记住,不是真的变好了,只是它们学会了掩饰,学会了合法的嫩死你。

是不是很不公平?

明明作者才是创造书的人啊,明明读者喜欢的故事都是作者写出来的啊,哪个读者会粉平台啊,读者都是想把钱给作者,都是想支持创作的啊。

可是没有用。

奶牛生产了奶,赚到钱的是奶企。

鹈鹕抓了鱼,别人把它的嘴扒开,把鱼抠出来。

这就是自然界的法则,很残酷,但这就是现实。

你改变不了它,就只能逃。

逃到一个虽然还是坑你,但是稍微讲一点武德,稍微平衡一点的地方去。

所以你问我要不要去写网文?

如果是一个陌生人问我,我会委婉建议他不要一开始就全职,而且要给自己留退路。

但如果他坚持不听,我也会鼓励他,会给他美好的祝福。

反正祝福又不花钱对不对,我该说的已经说了,何苦要得罪人?

但如果你想让我说实话。

我想说写网文很好。

但如果去打工,或许会更好。

命运如刀,斩断了作者的道。

来源:张三疯网赚博客 » 网文作家这条路可能已经死了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