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馋

真馋

原本,假期没有出行计划。

我不喜欢热闹。

可是,过不了媳妇关,媳妇想出去,我若不陪着,那罪过就大了。

媳妇交给我两大任务:

第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第二、泡温泉。

我实在不愿意出门,想偷懒,这么设想的:上午带娃去孟良崮,下午带娃去智圣汤泉,晚上回家,一日游。

可是,我看媳妇收拾了大包小包。

这个线路肯定不会获批的,必须远一点,媳妇想去台儿庄,于是我以枣庄为中心设计线路,在外面住个两三天。

先说结果。

我们主要目的地是台儿庄古城,光停车就花了接近2个小时,古城里真是人挤人,我们进去转悠了有10分钟,出来了,没意思,全是人头。

媳妇感叹,假期不该出来。

这话,你能说,我不能说。

我说了只有挨骂的份。

但是,我理解我媳妇,因为我们俩没有工作,一年到头俩人抱个手机蹲在家里,理论上我们天天都属于自由人,但是自由久了就觉得也是在坐牢,放假了,总觉得若是不出去旅游就缺点什么,缺什么?

缺仪式感。

别人问,你们假期去哪玩了?

哪也没去,蹲在家里了?

那多不好。

所以,哪怕得出了一个“假期不宜出游”的结论,也要出去,全程花了5000多块钱,我能否问媳妇个问题,我给你10000元,你别让我陪你出去旅游?

她肯定不同意。

当然,以后,假期,她可能不会再这么要求我了。

因为,她也长教训了。

去枣庄时,刚过苍山(现在叫兰陵了),一辆鲁B的别克两厢车追尾了一辆大货车,别克车是个女司机,我离她有300米左右的距离,目睹了事故的后半程,声音巨响。

当时我们隔着三四个车辆。

我跟媳妇说,这是个女司机。

媳妇突然提声分贝,很生气地问我:女司机,女司机怎么了?你瞧不起女司机啊?!

我就闭嘴了。

为什么判断是女司机?

直觉,大货车打了转向灯,准备超车,别克车既没有加速超过,也没有减速让行,典型的我行我素,觉得大货车会让自己……

声音巨响,被追尾的大货车司机貌似脑子也短路了,朝右打了一把方向,车子几乎横在了马路上。

路,堵住了。

我开始减速的同时,按下双闪,提示后面车辆。

最后,大家陆续停下。

我们就在那里看热闹。

那女的好久没下车,过了一会,又嗷嗷的,歇斯底里的,下车了,跑到副驾驶的位置,拉出一个孩子,孩子七八岁,貌似昏迷了,一看就是没系安全带,另外12岁以下孩子是不能坐副驾驶的。

媳妇又训我:你快去看看,什么情况?

我下车后,发现众司机都纷纷下车了,原来你们都在等我带头呀?我还在等你们带头呢?

我把孩子抱过来,孩子鼻子破了,呼吸正常,没啥问题,应该是惊厥了,吓着了,有轻微的意识。

女的真的吓傻了,让她报警,她也不知道报警电话是多少,什么都不知道,问她老公电话是多少,也不知道。

她直接把手机给了我。

有密码。

让她解锁,她也不知道密码了。

司机群众里有个老护士,她把孩子抱过去,放在车子后座上,又是按又是捏的,孩子慢慢苏醒,只是略恍惚,老护士认为事情不大,但是她建议马上去做CT,因为有一类风险是非常大的,就是脑出血……

我一看,妈妈长的也还不错。

那我就自告奋勇了,让人去协商大货车司机,争取挪出个空来,我过去,把孩子送到医院,可以不?

我又给大货车司机交代了一下,让他先行处理事故,留下女士电话,等车子托运到停车场再联系,先救孩子要紧。

上了我们车,那个妈妈慢慢冷静了,我让她先打报警电话与保险电话,我这边帮着联系120,我看了一下归属地,属于枣庄峄城,我让120司机往高速口赶。

我下高速时,120车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交警接着护航上了。

下午,媳妇给这个妈妈打了个电话,问孩子严重不?说是轻微脑震荡,需要住院观察,说了一堆感谢的话。

这娘俩是去微山湖玩,路上发生了这么一出,老公在武汉出差,急忙往这边赶……

堵车、救援,耽误了我们1个多小时,媳妇貌似第一次认真地表扬我:老公,我发现你身上也有闪光点,特别是你抱着那个孩子的时候,特别像一个父亲,比抱着你儿子的时候还亲。

我说,我是心疼那个孩子,头撞玻璃上,多疼。

我抱着那孩子时,那孩子的两个手就那么张着,是毫无意识的,看到这一幕我特别难受,这场景我太熟悉了,去年儿子从手术室推出来,当时还没苏醒,他潜意识里就是这个动作,希望有人抱抱。

我跟媳妇说,若不是因为安全问题,我还真不愿意出来,你开车我不放心,平时可以,节假日不可以,因为新手太多,杀手太多。

假期这一路,我急刹了两次。

一次是去台儿庄的路上,大爷骑个电动车,头也没回,突然左转了,我直接急刹了,心里刚开始骂他,发现大爷已经开始破口大骂了,嫌我吓着他了?

一次是在日东高速上,车辆特别密集。

我还正跟媳妇闲聊,我说类似密集的车流量一旦发生了追尾就是一连串,根本不会有反应时间,因为车距太近。(济青北线常年就是这个状态,曾经发生过百车追尾事故)

我觉得,不追尾别人是一个境界,不被别人追尾境界更高。

在高密度的车流下,我至少要看前面三四辆车,看他们的尾灯,从他们的尾灯判断是该减速还是加速,另外还要通过导航软件准确地知道前面堵车情况,什么地方堵,还有多远,提前准备。

只要前方有密集减速,我一定先把距离拉开,同时按下双闪,让后面的车辆意识到前面有情况,要减速,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

保持合理的车间距与准确地使用双闪是防追尾的关键。

为什么很多人总是被追尾?因为你刹车没有预警,总觉得自己能刹住,你咋知道后面的车能刹住?你都没预先通知他们,他们追上你也是必然的。

我也遇到了一次超级紧急的急刹。

我前面的前面是一辆鲁B的奔驰,急刹,后面的车追上了,我意识到他们追尾了,接下来肯定是我追上去,因为他们已经静止不动了。

就在此时,一个什么系统启动了,貌似是防撞系统,采取了紧急刹车,买车的时候说有这个功能,但是一次都没见过,这次见到了,屏幕亮了那么一下变成了红色的,接着又恢复了平常状态,后面的车子也进入了急刹状态,我菊花一紧,好在没有被追上。

躲过一劫。

原本我还有点犯困,瞬间清醒了。

2010年,我写过安全驾驶的专题,曾经是天涯头条,百万阅读量,还做成了电子书,后来有人改编出版了,这些年我一直都想重新写一本,相比过去,经验肯定更丰富了,建议也会更加的细腻,可是,我太懒了。

想动笔,一直没动。

在路上,放眼望去,真是到处都是陋习,都是潜在的隐患。

可是……

记得当时我写过一句话,每年车祸死亡人数要超过一次汶川地震,车祸与我们只有半步之遥,但是我们总觉得很遥远,从而缺少了敬畏心。

谁有这个爱心,又有闲心,可以去写写安全驾驶。

这可是大善事。

到了枣庄,我联系了秋思,让她帮我们找个饭店,她挨着跑了几家,最终决定去吃老田家辣子鸡,名气很大,店面豪华,鸡好吃吗?

我们是从临沂来的,你说呢?临沂是全国最能吃鸡的城市,什么鸡没吃过?什么做法没尝过?所以来吃枣庄的辣子鸡能给出“不错”的评价,已经是至高无上了。

吃饭时,儿子说:今天,我爸爸救了一个小孩。

秋思问,怎么救的?

我儿子描述了半天,越描述越迷糊,秋思以为我追尾了人家……

我简单一描述。

秋思在上海做保险,平安,媳妇问了她一系列问题,她挨着回答,整顿饭几乎就没离开保险,我们家属于保险意识还算可以的,大人小孩都买有保险,秋思谈到了保险业务员的趋势变化:年轻化、高学历化。

她说,在上海还有一个团队,全是博士,业务非常牛。

媳妇跟我说,老公你去做保险吧,业绩肯定没问题,就当个兼职,多好呀!

我说,我遇到过比秋思游说能力还强的人,曹纪平,山东保险行业头号人物,他都没说服我。

也不是说没说服,说服我认可保险了,但是让我入职还是有点难度,这次跟秋思深入一聊,我突然发现内心也产生了动摇,我竟然慢慢懂了一些朋友,就是为什么他们突然去做保险了,例如我认识一位靠手艺吃饭的女孩,她去做保险了,我们都觉得可惜了,而且觉得她着魔了,跟她谈业务她也不用心了,反而是忙着给我们科普保险……

我写过一篇文章,含沙射影地告诫她,你走歪了,应该悬崖勒马。

现在想想,我想多了。

这是我第二次有细微的动摇。

上一次,是在直销队伍里,我试验了他们的产品,有效吗?

实事求是地讲,真有。

半个月前,我还去发言了,是登台,我说感谢XXX,治好了我的病,我这属于比较固执的,几乎就是抱着来试试的态度,最后我怕大家觉得我是托,我说了一句,虽然我开了户,但是我谁都没介绍过,我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买货,我都是从别人那里买的,我来分享不是说我靠这个赚到了多少钱,只是单纯的说产品改善了我的健康,有真实的体检数据对比,当然也有可能是巧合。

有意思不?

现在别人问我,XXX真的有效吗?

我说,可能有效,也可能无效,但是我不做。

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挺多久,关键是,整个圈子是呈现蔓延状态,就是我认为很牛B的大哥大姐,现在几乎全军覆没了,我的上线是个大姐大,她对我下水是有绝对的把握,反复地劝我:三个月内,无论你身体变化多大,有多么惊喜,你都要保持沉默……

她给我讲了一句话:做团队就是打扑克,抓的多了总会抓到王与2,你就是我抓到的王。

可是,我现在不是还在岸上吗?

我在觉察内心的变化,我突然在想,当年,我们嘲笑直销,嘲笑保险,其实都是基于一个前提,我们坚信自己是永远清醒的,是永远不会碰这些的,而且也不会被说服的。

其实,我们高估了自己。

你,只是还没被盯上而已。

我媳妇问秋思,你做保险的秘诀是什么?

她说,混圈子,例如马术圈、机车圈等等。

我说,曹纪平也是这个套路,但是他混的圈子比较高端,全是企业家系列的,另外他很勤奋,每天拜访七位客户,风雨无阻。

我媳妇说,其实我一直都想做保险,但是我老公不同意。

我说,我现在跟过去有一点点变化,过去我说我能包容讨厌我的人,做直销的人,做保险的人,搞培训的人,是我以为我能包容,其实包容不了,现在的变化就是可能真的包容了,别人来找我聊这些,我觉得也很平静,包括有时别人跟我讨论懂懂,我们俩也能滔滔不绝,仿佛讨论了另外一个人。

但是,我只能做到包容、接受,至于说支持,可能还需要修行几年。

所以,暂时可能接受不了媳妇去做保险。

当然,她若是坚持,那我也管不了,就如同她当初做大V店,我反对,但是我干涉不了,最终只能妥协,甚至成了对着干,就是不断地旁敲侧击地提醒读者,这个玩意未必靠谱,结果还给读者一种错觉,认为我为媳妇背书。

我看这些东西,就是击鼓传花的游戏。

晚上,住温泉。

媳妇在房间里看小说,我带娃去泡温泉,室内的温泉太乱,一群孩子在里面嬉闹,仿佛在学游泳,我带着娃去了室外的,水温低点,我们爷俩在这个池子里坐了半个晚上,我发呆,他游来游去,就我们俩。

后来,来了俩女人,韩国的,半老,丰韵,三点。

娃害羞,我们走了。

这个温泉景点应该投资不小吧?几乎是一面山,但是应该入不敷出,到处都很萧条,我问山庄里有饭吃没?没有!

有个自助餐。

40元/位。

你无法想象的简朴,比服务区的差远了,交上钱顺便发给你一个煮鸡蛋,哈,是怕多拿呀?!

房间很破,不如七天、如家之类的,卫生程度很一般,凑合着住吧。

隔音太差,对面几个房间住着一大家人,晚上也嬉闹,早上也嬉闹。

我当时就在想,我们总是谈国民素质,其实能在酒店里不喧哗也是很高的境界,时刻记住,也许别人正在休息呢?

我说这些,貌似我们素质就高了。

不是。

记得我们在新西兰时,我们站在走廊里聊天,聊着聊着就声音大了,关键是我们自己没有意识到,有位房客就出来了,做了一个小声点的手势,我们急忙道歉。

温泉酒店味道特别重,我在一楼坐了一会。

有个大姐,50岁左右,带个男人,30岁左右,来开房。

大姐过去问:有钟点房吗?

我突然觉得蛮有意思,虽然这些事我是看得比较开,但是真的在现实中见到,还是觉得有那么一丝不和谐的感觉,大姐的孩子应该读大学了吧?看大姐的打扮应该是有正式工作的,你娃知道你跟小鲜肉开房不……

服务员说,别墅区有。

过了差不多1小时,俩人出来了,我去车上拿衣服正好看到,大姐刚洗过头,貌似还没怎么吹干,满脸春色关不住。

次日,一大早。

秋思过来科普保险,问嫂子起床了没?

我说,昨晚3点我醒了,发现她正抱着手机看电子书呢,应该中午才能醒吧。

秋思问,昨天的孩子出院了没?

我说,不知道。

她说,要不咱去看看吧。

我说,可以。

我在想,秋思这个态度很好,就是能抓住每个机会,不一定非要让别人买保险,科普的人多了,自然有成交,这是概率问题。

找到了病房。

孩子的爸爸也在,连夜赶来的,蛮感激的,握着我的手好久,说好人之类的。

我说,不要拔高,我只是顺手而为,另外也不是我一个人帮的,当时有十多个人,只是我排在最前面几辆车,同时我车上有女人有孩子比较容易获得信任,所以大家同意让我送……

当时,我还真没多想,都有孩子,只是换位思考了而已。

若是我还没结婚,这种事,哪怕你求我,我都未必动心,因为我无法感同身受,我理解不了做父母的心情。

例如,旅行时,凡凡讲了个冷笑话,小猪洗澡时跟妈妈说水太烫了,于是猪妈妈就把小猪给掐死了,说,现在不用怕了,因为死猪不怕开水烫。

凡凡没觉得这个笑话有啥。

但是我听了以后特别别扭,把他一顿批评。

这就是已婚与未婚的区别。

谁都理解不了谁。

孩子状态很不错,当天就可以出院了,我旁听他们聊天,我觉得做保险的人真的好厉害,怎么切入话题,从意外着手,然后……

彼此加了微信。

看他们夫妻的表现,应该会买,也许单纯的出于感激,我顺便问了问事故处理情况,说是交警来过医院了,做过问讯了。

从医院出来。

秋思说,带你去爬爬山吧。

我说,不用,你该忙就忙就行了,单纯的景色我没有任何兴趣,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静静地发呆,独处才是真正的奢侈品。

她问,董哥,你怎么想起来学雷锋了?

我说,昨晚你嫂子还说我这个人奇葩,跟着我什么奇葩事都能遇到,这个事故巧了,就发生在我眼前,感觉像上帝考验我。2014年我去日本,从天津走的,我开车去天津,路上遇到了一辆POLO,也是一个妈妈带一个孩子,是扎了轮胎,当时是在省道上,其实我是可以帮他们的,但是我总觉得不好意思,就错过了,我不是不想帮,而是怕别人误解我,以为我是坏人,后来我把这个事跟老师讲了,老师说你心中有鬼才怕鬼,想想也是,我真想帮助人家,人家咋可能误解我呢?!

她问,董哥,你觉得带孩子出来见识见识有用吗?

我说,家长普遍认为有用,其实没用,我说没用无数人都要杀了我,人家认为胎教都有用,何况旅行了,我给你讲个事,我儿子从幼儿园开始搬进城里的,前些日子我带他回老家,他竟然没认出我爹家在哪里,路上遇到了我大爷,儿子很好奇地问我,那是不是我爷爷的孪生兄弟?咋那么像?我们总喜欢拿潜意识说事,说可能他会忘记,但是会存活在他的潜意识里,存在又如何?我的观点是不需要太刻意,为了教育孩子而出去旅行,没意义,孩子真正需要的见识是父母给予的,不是景点给予的。

她问,你跟嫂子讨论过这些吗?

我说,讨论这些我纯粹是找死,我的原则是孩子跟随着我们顺其自然成长就可以了,等他成年了,爱去哪旅行就去哪旅行,按需旅行。

她问,董哥,你对我做保险有没有成见?

我说,以前,我喜欢评价别人,但是这两年很少评价别人了,因为我觉得无论是什么类型的评价都是不准确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年评价我的人越来越多,我作为当事人就觉得很有意思,暂且不说准确不准确,你们的论据都有问题,这就如同拿《亮剑》里的李云龙来作为案例讲企业管理,您不知道吗?李云龙是作者杜撰的人物,我一这么说,大家急忙反驳我,是真的有人物原型的,真有,也离李云龙十万八千里。

我看历史都当小说看,不管是所谓的正史还是野史。

国人写史,喜欢忠奸两分,非黑即白,可人一生起落,有功有过,有善念有恶行,岂能一概而论?

所以,偶尔我也有那么一丝邪恶的疑惑,例如八国联军为什么烧圆明园?真的是强盗逻辑吗?他们不是国际联军吗?我们现在不也是经常派部队去做联合国维和部队吗?还有就是日本为什么要搞南京大屠杀?

每当想到这些,我都给自己一巴掌:王八蛋,这个你竟然也敢乱想?

我不想,我不想!

台儿庄战役里,我军使用了敢死队,平均年龄18岁,身绑手榴弹去炸坦克……

我又在想,假如我是历史老师,我会不会给学生布置一个任务:如何看待台儿庄战役里的敢死队与极端邪教里的敢死队?两者有什么共同点不同点?请写出您的看法。

我又给了自己一巴掌,这能比吗?!

可是,我又心疼了这支敢死队,你捆一圈手榴弹对于一个坦克而言,无非就是坦克司机嘟囔了一句:妈的,轧到了个炮仗?

这些事,我都只敢偷偷地想想,不敢深入想,更不能写。

晚上,住了一家酒店,在台儿庄旁边,据说是五星酒店,我在网上预订的,钱也在网上付过了,但是前台没有查到我的信息,飞猪给我的反馈是:酒店单方取消了订单。

可能是节假日,酒店不缺客源吧。

我只能按照门市价入住。

酒店看起来蛮高大上的,门口豪车一箩筐,真入住了,软件很差,浴室漏水,最夸张的是屋内挂了一张国画,竟然是用胶带粘上去的,而且是五花大绑式粘法,我拍照发在了朋友圈……

杯子破了一个,打电话给前台,前台安排服务员过来查看,服务员无法确认是不是我们打碎的,说可能要扣10块钱,一会又跟我讲:可能是帮工打碎的,最近太忙,喊来了一群帮工。

早饭,我带儿子去吃饭。

一个妈妈带个小朋友,小朋友拿个激光笔,可能是想馋馋我娃,在那里不断地晃,照在我儿子脸上。

我让儿子换了个位置。

他又照。

我起身,过去笑着跟他说:小朋友,不能照人眼睛,不礼貌……

他妈接着就对他一顿骂,嗷嗷的,要打。

我说,别打,别打,小孩子嘛。

回到座位,我跟儿子讲:出来就是照镜子,你讨厌谁的行为,就要问问自己有没有类似的行为,例如你是不是也拿这个东西照过别人?

我坐在那里看了一会。

这个酒店里,有旅行团,有散客,有住客。

怎么分辨?

看他们拿的早餐就知道了,明明吃不了那么多,可是拼命地拿,使我脑海中总浮现出那个场景,就是在泰国抢大虾,一锅大虾上来,大家都用盘子去铲,几乎每个人都要铲上几盘大虾放在自己面前,若是有人拍张照片,看看疯狂的中国人,我们一定认为是超级黑。

早上,我在想一个问题:今天,我们真的还这么馋吗?若是不馋咋有人摆满了桌子。

鄙视完他们,我就带着孩子走了,回到房间,从口袋里掏出两个鸡蛋、一瓶酸奶。

媳妇问,哪弄的?

我说,刚才趁服务员没看到,偷拿的。

来源:张三疯网赚博客 » 真馋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