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沿途,加了不少车友。

沿途,加了不少车友。

有同向的,有对向的。

女的,一般都是我主动加的。

男的,一般都是主动加我的。

偶尔,他们会在微信上问我一些路况,顺便问问我到哪了,每次我一发新的位置,他们就感叹,你们也太快了。

我们有多快呢?

基本就是别人的行程*2,别人两天的路程,我们一天就干完了,全程平均下来,日均650公里,这可不是我们内地的公路,还有大量的非铺装路面,戈壁滩、沼泽、泥地……

想想有多快吧?!

不是我快,是他们快,很多时候,他们的速度超出了我的极限,例如在丙察察那么危险的泥巴路段,全是暗坑,他们依然跑七八十,甚至八九十,我只能硬着头皮跟,他们为什么跑这么快?

一是技术娴熟。

二是车子太好。

同样的路,我们对颠簸的感受是不同的,他们可能依然是沙发模式,而我的车已经是蹦迪模式了。

在独库公路遇到安徽车队,全是暴改车 一个个大脚怪,他们是把车子托运到了伊犁,先走独库公路然后再走喀什入藏从丙察察出,而我们是刚从这条路出来的,于是就成了他们的顾问。

微信上一天能问我七八个问题。

我都有些不耐烦了。

问路况,问高反,问证件……

什么都问。

他们有新加入的队员,没有边防证,在喀什又没办出来,问我能否硬着头皮往前走,到关键时刻花点钱,看看能不能通融。

我的建议是,直接别带他了。

因为,可能性,极小。

全程下来,可能上百次检查,你通融一次两次可以,次次通融的可能性太小了,早晚被劝返,别去挑战概率了,这些兵哥哥不吃那一套。

问我有没有用到绞盘的路?

我说,没有。

全程路况一流,最大的风险是高反,其实从喀什进藏是最危险的,为什么?

没有缓冲。

第一个垭口就直接干到3500,接着就升到5000,没有适应的时间。

死人沟可不是浪得虚名。

我们从云南进呢?

有足够的适应时间,2000到2500到3000到4000到5000,循序渐进,等我们去跑海拔5000时已经适应了半个月了,完全没问题,我们还在海拔最高的垭口蹦迪了,包括我们拉去的氧气,没用上。

他们没有准备足够的氧气。

只是准备了一些一次性的,淘宝上卖的,那玩意貌似不大管用,我买了两箱,沿途开了两个,可能只有心理安慰作用吧。

我的建议是你们这么大个队伍,必须带医用氧气,就是那种大的,跟煤气罐似的,我们这次带了三罐,你要这么想,哪怕只有一个队员昏厥了,从上面带下来,你需要多久吧?你的氧气是否充足?

只有这种大的,才可以支撑下来。

整个新藏线一点都不难。

但是,只要难起来了,就是要人命的,那里的氧气含量只有内地的40%,我仔细观察过每个人的嘴唇,都是紫的。

他们可能觉得我吓唬他们。

没怎么当回事。

我的建议其实有二:

第一、在海拔适中的区域,停留一两天,做适应训练。

第二、必须携带医用氧气,可能用不上,但是关键时候能救命。

他们到达大红柳滩时,给我发信息,说有两个老大哥比较胖,高反严重,可能不能继续了,而他们俩都是车主,两车决定返回,返回就要损失六个队员,因为每车三人。

他们基本都是第一次进藏。

一方面,高估了进藏难度,所以全是暴改车型,车子做了升高,仿佛要去做深度越野,其实一点用都没有,而且车子容易坏在路上,再好的改装技术也不如原车更稳定,你看西藏、新疆那些车,哪有暴改的,全是素车。

素车就足够了,因为稳定性才是最重要的。

一方面,低估了进藏难度,上去就挑战最难的,觉得高海拔应该也不过如此,肯定有去过的车友也是跟他们这么讲的,啥是高原反应?不知道。

你听他们瞎扯,他们不过是走318到了拉萨,拉萨海拔都不到4000,你知道我们从新藏线到了大红柳滩什么感觉吗?进入了低海拔区域了,大红柳滩也4000多。

我们17个队友,都是两次以上进藏的。

最终只有9个队员走下来,到山东时还剩5个。

与年轻,与锻炼,都没关系,我在里面就算年龄数一数二的,那些比我年轻的,壮的,该住院住院,该吸氧吸氧。

玩牧马人的喜欢玩暴改,他们多是牧马人,可能是为了寻求同道人,不断地问我路上牧马人车队多不多?

说实话,一路走下来,貌似一辆没遇到。

我们遇到的,99%是大丰田。

牧马人适合玩玩泥巴,玩玩场地,真是这种长途拉力,比的不是越野能力,而是稳定性,美系车的稳定性只能呵呵,我们都是曾经的牧马人车主,太了解了,这次我们一行五辆车,需要喝高标号油的猛禽、大G都是故障灯报警,传感器的问题,新款全国还找不到配件,路虎卫士传动轴颠坏了,刚从高海拔下来,过安检站的时候,趴窝了,托运回来了,若是坏在库地达坂,那拖车费用可能不是一万两万,你就是十万八万也要拖,总不能不要了吧,沿途为什么那么多弃车?就是计算一下车子残值不够拖车费了。

只有大丰田,啥事没有。

它就是为这些烂路而生的,只是没有那么舒适而已,丰田迷怎么解释这种颠呢?说,若不是用屁股吸震了,那么受力的是不是就是车子其它部分?是不是更容易坏?

这么一解释,突然发现颠簸成了优点。

从内蒙古,我们一天干到了家,到县城时10点多,我先去把刘威送回家,然后我回自己家,家门口有单行线,有查酒驾的,我停车配合,协警问,从新疆回来了?

我问,你咋知道的?

他说,刷抖音刷到的。

我说,刚回来,还没到家呢!

我去球馆打球,不少球友问我去西藏的事,我出门并没有告诉他们,而且我们彼此之间也没有加过微信,他们怎么知道的?

刷抖音刷到的。

你想,我们17个人,多是临沂本地的,同时发抖音,那些日子玩抖音的经常刷到我们,哪怕发个吃煎饼的视频都有上万人点赞,万人点赞怎么不要数百万的播放量?

我发抖音时,还特意规避临沂这个关键词,避免被同城人刷到,大家刷到的多是我队友的抖音,下面总有人问,懂懂老师呢?

据一个小女生讲,我们去丙察察时,一天能刷到六七次我们的视频,仿佛霸屏了,都知道一群吃着煎饼的临沂人去西藏了。

回来后,领导找我谈过话。

意思是太招摇了。

应该低调一些。

领导也是刷抖音刷到的。

我现在随便发个视频,基本都是万次播放量,听起来很少,要这么想,我写了13年文章,一篇文章不过万人阅读,而我玩了不到一周的抖音,就能实现同样的效果,虽然停留时间不同,粘稠度不同,但是人数在。

不搞自媒体的人不知道万是什么概念。

都被放大了信念,总觉得百万、千万才是真牛,实际上想多了,若是有万人很关注你,你已经很了不起了。

什么车能去?

什么车都能去,前提是舍得。

一般人不舍得,全程真的是一跳一跳的,高原的公路修的再好,也是颠簸模式,这与温度有关,公路不怕热怕冷,大G说那句话是有道理的,谁买个大G舍得这么糟蹋?全程我们遇到的唯一一辆大G还是个二手车贩子,他肯定不心疼,回头就卖了,那车也趴窝了,在喀什在配件,反正挺费劲,全新疆都没有,需要从北京发件过去……

说了可能略矫情,我对丙察察没兴趣,对新藏线也没兴趣,只是觉得大家一起出去玩玩挺有意思的,可能只是随口吹了句牛B,说咱去把国内比较难的越野线跑一圈,于是我们一人买了一辆新车,干。

我车出发的时候,才700公里,其中500公里是我从天津港开回来的里程,200公里是我去临沂参加动员大会,相当于绝对的新车,回来后我又封存了,领导教育的对,不能太嚣张了,出去自驾真的是拉仇恨的,不仅仅是车的问题,而是时间、自由,花钱倒是真花不了几个钱,我们人均消费6000元左右,全程五星,当然沿途有半数时间是没有好酒店的,可能人均只是几十元的住宿费。

主要是时间。

一个月的时间,家也不管了,公司也不要了。

明年穿四大无人区+N39。

穿完后,就专心国外自驾了,国内基本玩遍了,他们比我还少一个横穿大兴安岭,他们计划今年冬天去挑战。

跑这么一圈的意义是什么?

没有意义。

但是,对于从来没去过西藏、新疆、内蒙古的人而言,有意义,因为你走过的地方,哪怕只是到此一游,你也觉得有归属感了,就是这片土地属于你熟悉的领地了,每个人对中国地图的理解程度是不同的。

应该说,饱满程度不同。

世界观打开的前提是地理观要打开,哪怕是跑马圈地,也很有意义。

我回来后,接风的N多。

机车友接风。

大家问了很多关于机车进藏的事,沿途我们遇到的机车不多,丙察察路段只遇到一个,贵州的大叔,他是单人单车,就是那个倒在了大流沙朝我们呐喊希望我们停车帮他的那个,在他倒下之前,我们还一起聊天、合影,可是在生死关头,我们放弃了他。

很内疚,但是也没办法。

大流沙,随时都会有落石,他的摩托车倒下了,扶不起来,希望我们能停车帮他,可是我们不敢。

内疚了很久。

好在大叔完美归来,在后面的路上我们又遇到了,还跟他道歉了。

他也理解。

当时我是驾驶员,是尾车,车队没停,我也不会停的,看他挥舞的双手,跟一个落水儿童垂死挣扎没啥区别。

批判是最容易的,意思是你们咋不帮帮?

在那个场景下,没人敢帮。

任一风吹草动,都会落石滚滚,丙察察最危险的一段就是大流沙,死亡之段,什么叫大流沙呢?可以理解为干沙版的泥石流,从山顶到山下,永远都消除不了,一阵风可能就吹下一片石头,下面有两台装甲版的铲车时刻待命。

后来,大叔说,他是自救的。

没人帮。

318进藏难不难?

我总觉得318有高速公路的感觉了……

路修的太好了。

每位骑手可能都有机车进藏梦,我觉得没有那么复杂,随时可以出发,318也好,青藏线也罢,都属于难度系数不高的,而且线路特别成熟。

当然,依然存在比较高的死亡概率。

出来玩,本身就有风险。

一类,可规避的,例如安全驾驶,医疗保障。

二类,不可规避,例如被落石击中,突遇死亡塌方,或者是被追尾撞下山崖。

都是存在的。

出来玩,应该是什么心态?

第一、最大化的规避可规避的,做好充分的预防,有着一流的安全意识。

第二、接受不可规避的。

就是我出去这一趟,有回不来的概率,我能接受这个概率,那么我就去,若是求安稳,在家睡觉最安稳。

日常生活中,也是有这两类。

实际上呢?

人们更容易放大“不可规避”类的概率事件,例如每年车祸死亡人数大于汶川地震人数,但是人们总想知道如何地震逃生,而不愿意系安全带,也不愿意认真研究安全驾驶……

赴美留学生被害,人们害怕了,以后不能送孩子出国留学了。

小女孩被租客带走,被害。

任达华被捅了。

实际上?

这些都是不可规避类的。

你想想,怎么规避?

都属于概率事件,就是按照常理不会有任何问题,结果就遇到了这么一个概率,这个概率有多大呢?十四亿分之一。

因为互联网的聚合和放大效应,就给了我们假象,仿佛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你知道吗?这些被我们热议的事件,看似很身边,其实从概率来讲,比被雷劈中还小。

属于命系列的。

就是摊上了。

别的都没法解释。

是不是可以提高自己的安全意识去预防呢?

凡是蓄意的,被惦记上的,是无法规避的,例如有读者来找我,我是不是要热情招呼,他就拿刀捅了我,这个能规避吗?

规避不了。

只要他决定捅我了,就一定会捅上,除非我彻底人间蒸发了,抑或是设立了一级安保,跟奥巴马似的。

捅我的理由就是他嫌我写日本车质量不错,而他仇日。

不是所有伤害都可以预防的。

我们所关注的,大部分都是概率事件,而非常规事件,常规事件已经引发不了我们的关注了,因为我们越来越重口味。

继续说机车友接风。

喝多了。

机车友给我看一张照片,一个女孩坐机车上,半裸着上身,用胳膊托着胸,头上戴个红色的头盔,问我眼熟不?

我说,看车是宋哥的,看这头盔是蕊蕊的。

机车友竖了拇指,意思是我猜对了。

其实我也拿不准,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她没有这么大的胸,可能是胳膊压着的缘故,总感觉这是个巨无霸。

我问,你咋弄到的?

他说,你别管。

我说,发给我。

他说,你别外传。

我说,放心吧。

发给了我,不止一张……

无论什么圈子,都有比夫妻还像夫妻的搭档,这类搭档球馆里特别多,你压根无法从外围判断他们是不是夫妻。

老宋跟蕊蕊也是。

虽然喊老宋,但是年龄不大,跟我差不多。

蕊蕊应该也是同龄人,2008年大学毕业的,我推测应该也要30多岁了,一直都是姑娘打扮,结婚了,没娃。

次日。

我联系蕊蕊。

说是住院了。

咱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肯定要去看看,从媳妇店里拿了束花,为了表示尊重,特意骑摩托车去的。

我去住院部查了病房号。

肿瘤区。

吓我一跳,凶多吉少。

在我的印象里,蕊蕊属于比较讲究的,就是平时穿衣打扮化妆都很仔细的,很爱美……

我是上午10点到的,北方看病人是有讲究的。

不能过了中午12点。

过了12点是很忌讳的,意思是人不行了。

但是也不能太早。

太早影响医生查房和注射,一般都是介于10点半到12点之间,该打的针打完了,才可以进入。

时间有点早,我去新生儿区域逛了逛,NICU,就是新生儿重症监护,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父亲,就是一瞬间的事。

昨天可能还在撒娇。

但是,当他看到自己的娃被抱进去的时候,那种眼神,那种焦虑,就是一个父亲了,瞬间蜕变。

老护士抱着孩子,小护士抱着氧气,前面有个护士在开道、开门,后面跟着父亲、奶奶,父亲跟奶奶被关在门外,父亲从门缝里往里瞅,一边瞅一边眼泪哗哗的。

门口挂个账单。

欠费的。

正好遇到下班的朋友,还穿着绿色的手术服,说是熬了一晚,会诊了一位新生儿,考虑手术方案……

我们在排椅上坐了一会。

我问,这些欠费的,真的会停药吗?

她说,你觉得呢?

我问,是不是抢救一个孩子特别有成就感?

她说,最幸福的就是医生,感觉跟死神斗争,赢了,但是有些时候,最先放弃的不是医生,而是家长。

我懂她意思,特别是有些可能产生后遗症的,还有就是费用的确很高,看家庭地址很多是乡镇的,而医疗费动辄七八万。

我问,看多了这些生死离别,会不会每天哭好几次?

她说,说实话,麻木了,但是不能说。

这个在心理学上叫同情疲劳,偶尔同情一个两个,我们很有劲头,例如村里都富裕了,只有一户人家很穷,我们去帮助他,很有成就感。

倘若村里有50个都很穷。

那,我们看他们就麻木了。

互联网其实就是加速了两点:

第一、重口味。

第二、同情疲劳。

普通新闻越来越没有味道了,我们现在热议的哪个案子不是很变态的?普通的杀人案都无法引发我们的关注热情了。

同情疲劳就是我们对一些弱势群体,越来越漠视了,过去看到水滴筹还捐个三十二十的,现在谁发过来,把发的人一起拉黑了。

我去蕊蕊的病房。

对于我的到来,她觉得非常惊讶,急忙起身,手忙脚乱的……

头发剃了。

戴个头套。

胸果然很大,可能是住女病房的缘故,也不讲究了,就任那么凸起着,应该没穿内衣,整个人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不打扮了,无所谓了,就是只当个人活着,不追求任何精致了,趿拉着拖鞋。

说是一种什么癌,具体我也没听仔细。

我问,因为喝酒?熬夜?

她说,我很少喝酒,很少熬夜。

但是,在我的印象里,她喝酒是一流的,一瓶白酒没有任何问题的,熬夜也是常态,她把一切都归结为自己不幸的婚姻,自己没有孩子,婆婆和娘家总给自己压力,他们却不知道不是自己的缘故,老公不是正常人。

而她没辩解过,因为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婆家条件比自己家强了太多,心想,再苦再委屈也好好过着,毕竟这样的家庭很难找,老公除了不是正常人之外,对她也很好,百依百顺,而且也商量着去生殖医院。

她认为,自己完全是委屈出来的病。

她自己还分析一个原因,就是能吃咸菜,每顿都少不了半盘咸菜……

我问起了照片的事。

是老宋给她拍的,她觉得自己可能以后骑不了摩托车了,也可能再也不漂亮了,再也不丰满了,所以想肆意一些,不仅仅拍了这些,还拍了一些更艺术的,至于怎么流传出来的,她不知道。

在医院陪床的是她姑姑,婆家人也每天都来,跟姑姑闲聊起来才知道,她算是嫁入了大户人家,老公职业不错,公婆都还在位,可能唯一的遗憾就是老公有点缺陷,婆婆有可能知道,有可能不知道,老公是二婚,第一个媳妇生活了没有半年就离婚了。(这些,是结婚后蕊蕊才知道的,他们是先结婚后领的证。)

生活对女人的绑架,绝大多数女人都跳不出去。

说的时候,每个人都很嘴硬。

意思是哪怕出去过苦日子,也不在豪门家里受委屈,可是一旦真的进了豪门,就不能自拔了,再大的委屈也会摁下去,关键是全家人都反对,意思是你好日子过够了?你上哪找这样的婆家?

想了想,是。

癌,如何预防?

预防不了。

这玩意,也是概率问题。

就是上帝随机抽签,抽到谁,算谁。

运动会不会预防?

运动员得癌的好多,最近的李宗伟。

我跟蕊蕊简单地聊了几句,我表达的意思就是乐观是最重要的,不要害怕,癌现在属于慢性病了,我们要修行的不是全身心健康,那是不现实的,30岁以后需要修行的是与疾病和谐共处,我们接纳它,而不是消灭它,从现在到老,我们会与越来越多的慢性病共处。

乐观很重要。

你看我们有骑友,在医院工作,还是主刀医生,主任级的,癌,不影响他任何生活,该喝酒喝酒,前几天给我接风还喝了1斤多白酒,不是偶尔,是天天,因为医生见多了,看开了,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就如同我过去写的,我们总是叮嘱医生,你一定好好给治治,就当自己的亲戚朋友。

可是,真当亲戚朋友那就好办了,因为可以应付一下,医生觉得什么都不过如此,例如我们去医院检查,说肺上长了个东西,吓的要命,而在他们看来呢?有什么好怕的,最多不就是癌吗?又不是不能治。

恐惧来源于什么?

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若是你很确定它的轨迹,那就不需要恐惧了。

要么,知道治不了了,那就该吃吃该喝喝,哪天完蛋算哪天;要么知道是可控的,无妨。

例如,很多孩子都有睡觉打呼噜的症状。

这个容易引起腺样体面容。

具体什么是腺样体面容,可百度。

最简单的治疗方案就是手术,可是保守派普遍不敢接受,总觉得那还了得?这么点孩子要去做手术?

咨询我的不下百人,我的建议都是去做睡眠检测与血氧量检测,就是你很直观的可以看到孩子长期是处于缺氧状态的。

有做的。

大部分都选择了中医疗法。

根源,就是怕!

恐惧。

总觉得孩子全麻躺在手术室里,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呢?特别是麻醉师一吓唬,有什么风险……

中医派的骂我,愚昧。

害了孩子之类的。

手术后,我能很直观的看到孩子的变化。

前天,证券公司组织小型的座谈会,可能是营业点不大的缘故,对大客户的要求不高,200万以上就算大客户,一共去了30来个,大家一见面,聊的最多的话题就是你持有什么股票。

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就是大家普遍看不上慢的。

例如他们不买茅台,不买平安,全买的奇葩股票,为什么不买这些蓝筹股呢?觉得涨的太慢了,我去分享的时候,我说我购买的是上证50,他们对我的评价是啥?

不懂炒股的人可以买上证50。

但是涨的太慢。

当时大家有个讨论,就是东阿阿胶到底是黑天鹅还是灰犀牛,就是还会涨回去还是涨不回去了,每个人都发表看法。

我的观点有二:

第一、东阿阿胶就是个骗局,这玩意P用没有,纯粹是智商税,中国三大智商税,灵芝、虫草、阿胶。

第二、从长远来讲,除了贵州茅台、云南白药外,但凡是在偏远、落后区域的上市公司,都是爆雷重灾区,因为地方财政过于依赖上市公司,就会绑架上市公司。

智商税依然能收,但是觉醒的人越来越多。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玩意没用了,驴皮跟马皮跟猪皮有什么区别?说的直接一点,大家吃的驴肉火烧,99%都是马肉,你能尝出来吗?!说明驴跟马没区别。

跟这些有钱人一聊,我觉得有一点感触特别深,就是有钱人也是韭菜,因为多数人都没有自己的投资逻辑,依然是在“炒”,而且这里面有接近半数是股神,就是帮人代持的资金,在小圈子里小有名气。

我的逻辑是什么?

长期复利的前提是不亏损,我买的基金虽然涨的慢,但是很稳健,大盘虽然一直在跌,但是上证50一直在涨,反过来讲呢?我是可以晒帐户的,不说别的,大家谁若是晒出帐户,能做到不亏损,已经很牛B了,而我的今年已经有接近20个点的利润了。

都在追求快。

忽略了慢。

慢就是快,我走的时候,主办方送我到停车场,聊了几句,他们是能看到底牌的,我弱弱地问了一句,我在众人里战绩如何?

他说,前十名。

我说,我这个玩法最核心的优势是去赌性。

他说,你这种战术不适合职业投资人,职业投资人都是拿着一缸水去投资,而你这个呢?是一瓢一瓢的往里倒,可能把一缸水倒进去需要几年的时间,职业投资人等不了这么久。

我说,我是当数字艺术品去打造的,就是想看看时间能催化出什么。

为什么坚守纪律?

前提是要绝对的自信,坚信自己的投资逻辑与数据模型,但是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经过大量的模拟测试验证过的。

自己只有坚信了,才不会被人动摇。

当然,太坚信的时候,往往会给外人一种错觉,就是太自负。

换句话说。

但凡是优秀的人,没有不自负的。

只是为了避免伤害别人,假装谦虚罢了。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来源:张三疯网赚博客 » 懂懂日记:沿途,加了不少车友。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