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有天,单位聚餐。

有天,单位聚餐。

我坐司机位,紧挨马主任,马主任是副主陪。

客人未到。

我们俩坐那闲聊。

马主任问起孩子学习成绩之类的。

我说,学习还可以,就是总是迟到。

马主任以过来人的身份说了一番话:你读书多,她读书少,只要有时间,你就去带孩子,这样孩子可以接受你的熏陶更多一些,你不能既要求她带孩子又嫌孩子不按照你的期望值发展。

有道理!

平时,我带孩子,都是要求晚上9点开始洗漱,9点半准时熄灯。

我都是闹钟制。

一分不差。

早起的核心是什么?

早睡。

晚上9点半睡觉,他咋可能睡到次日8点呢?

一大早就醒了,例如7点以前把牙刷好,把脸洗好,自己换好衣服,我再带着一起出去吃饭,7点20之前就到学校了,绝对不会迟到,相反,还属于到的比较早的。

我很在意这一点。

就是不迟到!

但是,我媳妇带孩子呢?

晚上到了10点半还不睡觉,因为有妈妈撑腰,我要求他去睡觉他也不去,一会说要吃苹果,一会说要泡脚,他妈在搞什么中药泡脚,天天搞的我们家跟大药房似的,弥漫着一股孙思邈的味道。

儿子很少有11点之前睡觉的情况。

早上起的晚,从而不吃早饭。

已经是班上个头最矮的了。

他妈最近提议去给他打激素针……

与这有啥关系?

就与晚睡与不吃早饭有关系,面黄肌瘦。

能否协商着改变?

不能!

因为,我们的作息规律不同,从我认识我媳妇到今天,我媳妇就没有在凌晨1点前睡觉的习惯(在农村住的那几年好一些),晚上10点不相当于别人家庭的下午6点吗?

其实,最受伤的是我。

我早上6点开始写文章,那么晚上10点就需要休息,但是媳妇半夜要走路,要开关门,还要听那些传销演讲,别说是我了,左邻右舍都有意见,但是人家也不好意思提。

有段时间晚上11点在卧室跳减肥操。

跟地震似的。

要了楼下的命!

这些问题,看似很容易解决,其实解决不了,这有根深蒂固的习惯冲突,我媳妇从小到大就没有过时间概念的约束,她没正经读过书,也没正经上过班,从来没有按点做过什么事。

所以,她觉得时间观念,无所谓。

马主任一说,我觉得很有道理。

是我自己在推卸责任,我自己带娃的时候,不是每次都执行的很好吗?媳妇出差了,半夜11点给儿子打电话,我气的都想把手机给摔了。

孩子都已经熟睡了。

我需要把这些责任担起来,而不是只指责,不关心。

否则,儿子越来越皮条,现在班上已经给他起了“迟到大王”的绰号了,他觉得无所谓,在你未来的人生里,你可以学习成绩不好,但是不要没有时间观念,没有集体意识,要顾忌别人的感受。

最近,天冷,骑车特别累。

我都是10点准时休息。

我劝儿子休息,他妈是这么说的,周末了,你让他多玩会吧。

我说,习惯是需要日复一日的,不分周末与平时。

他们不当回事。

我先睡了。

11点左右,俩人吵架,打的嗷嗷的,门摔得山响。

我被气醒了。

想说几句,心想,说了会使整个房子爆炸,算了,我憋着吧,俩人在那里相互声讨……

我想起了牛哥说的那句话:威不足则多怒。

为什么你非要大喊大叫的?

因为,你小声说了,没人听。

那么,大声说了就有人听吗?

依然白搭!

根源是,你的威望不行。

领导哪用说话?一个眼神就够了。

看大门的保安骂骂咧咧的,也没人把他当根葱……

等孩子长大了,孩子是瞧不上妈妈的,瞧不上她的习惯,瞧不上她的训斥,是方向错了,应该去做孩子的偶像,而不是敌人。

你别看她打起孩子跟打别人家的似的。

倘若我真去管管,她又护的很紧。

动不动就来一句:你闪开,这是我们的亲子时间。

有时,我看俩人吵架,就跟看戏似的,就是我眼睁睁的能看到他们俩把一件很小的小事吵得鸡飞狗跳。

成年人最重要的本事是什么?

平息情绪的能力。

能平息自己的,能平息对方的。

偏不。

非要升级……

我夹在中间,真是尴尬,我想搬出去住,但是又觉得不合适,因为我媳妇这个人很要强,我搬走了,她接着就能领着孩子离家出走了。

不惹她了。

我自己委屈点委屈点吧。

很多时候,我生气,是我觉得对邻居不尊重。

但是,我一提这个事。

媳妇更火了。

你只考虑他们,你考虑过我吗?你觉得他们好,你去跟他们过去,你跟我过个什么劲?

住楼房,其实对一个人的素质考验很高的。

看我父母。

农村来的。

上楼了吧?

其实很多细节做的也不好,但是年龄大了,我对他们也包容了,就不再去过多的规劝了,例如冬天来了,省电,把一些菜、肉就直接放在走廊里。

类似的情况,我都是提前跟他的邻居们说一下,年龄大了,多多包涵。

还有就是没有换拖鞋习惯。

其实住楼上,要时刻考虑楼下的感受,尽量的不要制造噪音,例如拉桌子的声音……

我们家楼上不知道住着一户什么人家。

起的特别早,5点左右。

本地人起的就是很早,你看球馆5点就已经人满为患了,这户人家起床后喜欢包饺子,在剁肉馅。

所以,我每天都处于低睡眠状态。

晚上媳妇不睡,早上人家剁肉馅。

我媳妇是怎么保证睡眠的?

只要我看到我媳妇的时候,她基本就躺在床上,上午躺在床上,下午依然躺在床上,她的人生基本跟床分不开。

她不缺觉。

而我白天安排得密密麻麻,也没有午休,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心情不好只能折磨自己。

看似很简单的事。

无解!

其实,我特别怀念我们刚结婚那几年,我们在农村生活,农村晚上10点就是深夜,周围一片寂静,人不自觉的也睡得早,那时我们一般9点多就要开始睡觉了,早上被卖豆腐的吆喝声喊醒。

我翻了翻自己近几年的照片。

就那时笑的最甜。

我都成怨妇了……

主要是我觉得毁了孩子,他从小没有时间观念,跟人说话动不动大喊大叫,因为妈妈就是这么对他的,我们家三句话必然有一个人起高腔。

我应该学我爹我娘。

我爹我娘的策略是什么?

你说什么我们都听,谁让你是我儿子的媳妇呢?

说什么,怎么说。

都只笑。

不回应。

上周,小律师给我发信息,有个邮票诈骗案,问我有没有兴趣旁听?

也没啥兴趣,类似的案子太多了,大同小异。

但是,很久没见小律师了,就当见面的理由吧。

这个案子有个争议点,就是到底是不是诈骗,辩论的也比较激烈,我认为是值得商榷的,一般类似的案子里,都是拿价值2百的东西卖2万,但是这个不是,这个是拿1万的东西卖3万。

就是承认比市场价高了一点,但是不承认是诈骗。

若是说骗,有如此下血本的吗?

而且呢,被骗的这些,多是研究邮票的收藏者,那他们是怎么忽悠这些人接盘的呢?

有点类似互联网的套路了。

做新闻源,说XX概念的邮票拍出了什么价格。

例如泰山主题的,拍出了8万的价格。

现在,他卖3万。

老人们一搜,的确是……

有鼻子有眼的,甚至拍卖的视频都有。

双方辩论得很激烈。

有几点感触。

第一、玩邮票的,基本都是老年人。

也就是说,未来没人接盘了。

有个很小众的概念跟邮票差不多,叫藏书票,曾经炒的很火,最近几年我找了国内几位大师级的藏书票画家,你知道什么价吗?

一张,也就是50元。

白菜价了。

没人接盘了。

未来,不仅仅是邮票,大部分书法作品、国画作品,都没人接盘了,极少数高端作品外,这几天我还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讨论,就是人到底要不要写字?

至少说明什么?

有人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过去从来没人思考过这一点。

都认为,会写字是应该的。

第二、法官,稍微情绪化。

一个优秀的法官,必须是荣辱不惊,哪怕审判的是一位杀人如麻的战犯,也要平静如水,不要动不动爬上道德高地。

这个法官略嫩,询问时总有审问的感觉。

情绪化为什么不好?

容易道德倾斜。

实际上,法律跟道德不完全吻合,你赢了官司不代表你是对的,有个案子我记得特别深刻,就是两口子离婚后,把房子给了媳妇,媳妇把房子又卖了,卖了之后把钱给花了,这个男的知道媳妇把房子卖了后,以孩子的名义把买房者给告了,理由是媳妇有精神病,有鉴定证明,那么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是无效的……

最终法院怎么判的?

房屋买卖合同无效!

买房的委屈不?房子又退回去了,钱也没要回来。

但是,从法官的角度,必须这么判!

法律就这么规定的!

第三、小律师辩护的那个姑娘,太委屈。

她是办公室文秘,还是青岛大学毕业的,已经被关押了400多天了,从这个角度来讲,她也不可能无罪释放了。

把她当主犯之一了。

为什么?

合同是她起草的。

小律师的辩护方向就是她起草合同是工作范围,但是并不涉及具体交易,所以不该当成主策划人,而应该无罪。

午饭。

我,小律师,还有姑娘的亲哥哥一起吃了个饭。

小律师讲了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

这就是摊上了。

有些行业,有些公司,一旦沦陷,所有相关人员都受牵连,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概念是什么?

但凡是稍微有争议的公司,都不该进!

特别是理财公司、直销公司、艺术品投资公司、电话营销公司……

甚至,包括电商!

太无辜了。

当时就是一窝端的,人都关了这么久,你还指望什么?

一辈子的人生轨迹,都发生了变化。

孩子一辈子都活在妈妈的阴影下,你妈坐过牢,还有就是不能从事一些特殊行业,包括考公务员。

小姑娘是被一个同学给介绍去的。

小律师再次劝我:为了孩子,你该强硬一点了,嫂子这么干下去很危险,早晚都会被定性为传销的,一辈子的污点,这群人为什么不知道死活?老大失联了还干的这么欢……

我说,已经是信仰问题了,谁敢挑战?

我爹都总是劝我:你什么都别说!

老大失联了吗?

都说没有,但是一个多月没有消息了,之前天天发微博,但是从10月12日之后再也没更新过,这是最反常的。

我跟媳妇提过。

媳妇直接歇斯底里了!

她不相信她的教主有任何问题,把这些理解为了嫉妒。

好吧。

这些事,都怪我,我对她太纵容了,想什么就支持什么,例如最近又要去上海买房,法拍房,不知道是谁忽悠她的,其实我内心极其地不情愿,首先有一点,就是房价上涨肯定乏力,跌是跌不了,相比我们熟悉的理财渠道而言,肯定要差不少,例如我们自己有生意还借着别人的钱,我们本身有股票在定投,这些不都比上海的房产更有意义吗?

不!

非要!说是给孩子铺路……

那就使我很紧张,我要给她筹钱吧,最便宜的一套也要400多万,我接着就乱了步伐,因为需要挪用我定投的备用金还有生意上的一些流动资金,很是别扭。

关键是,我不认可这个事。

我当不了一家之主。

总是希望哄每个人开心,谁一哭,我就给钱,意思是你们别烦我就好……

你就想一点就行了。

无数人在排队买上海的房子,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会落在你手里?

你脸大?

不要相信什么懂懂的读者。

我的面子,只值1万元。

多了,亲爹他都坑,何况你个路人甲!

我前面不是写过一句话吗?给售楼员一平1千元的佣金,亲爹都坑,这不是玩笑话,是真的,谁都坑!

我真是太难了。

女人总觉得,你能赚钱,一伸手,你就给……

而且动不动发火,你看看XX,人家不是在深圳买了大别墅吗?你看XX,人家不是在北京买了大房子吗?

咱跟人家没法比,人家是有天赋的创业者。

你老公是个文人。

何况这些事,你听听就好,那个在北京有大房子的,不是借了一圈钱跑路了吗?前段时间还有人找我问有没有XX的身份证号码,要起诉。

咱俩就是农村孩子。

能走到今天,很不容易。

别乱折腾!

咱没有后援军,人家叔叔舅舅都是有实力的,咱两家所有亲戚都是农民,你指望啥?

咱不行了,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我一直都争取的是0负债。

低欲望。

你要相信我比他们对你更好,至少我不会坑你,我坑你就是坑我自己,我也比他们更睿智,该去买房的时候,我自然会去。

但是,不该去的时候,我不会去的。

贸易战有个焦点,就是外汇自由。

真的外汇自由的结果是什么?

钱,瞬间就出去了!

过去所有充当蓄水池的标的物,立刻贬值,有纽约的房子谁买上海的?有美国的股票谁买A股的?

一定意义上讲,全球优质资产都是限购的。

为什么?

钱不允许外出。

跟北上广深的房子限购是一个道理。

所以,我们要比其他人看的更长远一点,房子只买自己需要的,把理财方式定位自己最擅长的、最稳健的。

而不是盲从!

贸易战后,我们总以为美国不行了,但是美股又创新高了,永远记住一句话,资本是嗅觉最敏锐的……

我跟小律师讲了个故事,有一年,妇幼保健院一位女领导找我,很久很久之前了,应该有个十二三年了,她非常的儒雅,孩子在读大学。

她找我是需要我帮她个忙。

她以孩子的名义开了一个户,无限极,说是这样孩子可以有机会去美国旅游,她觉得自己亏欠孩子的,没钱送他去留学。

我买了500元的。

她拿我身份证去开了户。

后来,她又找过我一次,算是倾诉。

她跟老公是自由恋爱,当年老公有多么爱她呢?给她买了一双鞋子,不是很合脚,有点磨脚,老公把她从电影院背回家的。

两口子这么多年,老公没跟她发过脾气。

但是,因为她做无限极的事。

打了她!

她准备离婚……

我是支持她的,理由就是男人一旦动了手,就是畜生,离就对了,当时我也还没结婚,反正我的价值观就是如此。

但是,今天我却理解了那个男人。

我觉得,他是对的!

为什么?

他肯定试过N多手段,不管用。

把自己逼疯了。

他知道纵容自己女人继续搞下去的结果就是媳妇把她自己以及他的人脉全部糟蹋一遍,余生都在内疚中度过。

所以,他必须这么做。

这是一种深深的爱!

小律师问,后来呢?

我说,过了差不多一年吧,她在QQ上给我发了一句:小董,对不起,我不该向你推销,真诚的向你道歉……

我认为,不仅仅是给我一个人发了道歉。

人是很容易糊涂的。

当年,带我们出道的老师,德高望重,提起他,每个人都竖大拇指,没有任何绯闻,一心为公,出身名门,父亲是大学校长,但是他退休后,也进入了直销,当年他带出了那么多优秀的学生,全被收割了一遍,有个学生还成了地产商,买了8万元的货。

即便是他卖过这些。

我也欣赏他。

但是,他自己内疚了,后来逐步把自己孤立了,我最后一次见他是2008年,我去看他,后来就没有联系了。

这么多年,很少见过他那么优秀的男人!

只能说,被人洗脑了!

小律师跟我讲:你太自私了,不爱她,你明明知道她在火坑边缘,但是因为你怕挨骂,你拒绝拉她一把。

我说,我受不了她的歇斯底里。

她说,哪怕老婆拿菜刀砍你,你也应该阻拦这些事,因为你看的比她清楚,或者你直接带她去总部看看,让她死心。

我说,你不知道她这个人有多么倔强,疯狂。

她说,我怎么不知道?我跟她打过这么多次交道,你说的每一点我都认同,因为我是比较熟悉她的,但是我受不了见死不救。

我问,怎么救?

她说,直接掐了她的所有经济来源,心平气和的让她二选一,你把问题的严重性摆的很明确,你继续下去肯定会影响孩子未来的政审,要么你自己继续去干,我和儿子在家过。要么,你放弃,我可以再给你100万或200万,你爱开个什么店就开个什么店。但是你要有心理准备,就是这个钱是准备扔的,就是铁定赔的。

我说,我总是说不出口。

她说,那你就眼睁睁的看她被带走,她现在做的级别太高了,关键是你那么多读者跟随着,最终,这些读者的家属都会找你闹的。

我说,我意识到了,女人普遍没脑子。

她说,你媳妇让我买锅,我说买锅可以,但是我不注册,我不希望成为这里面的一员,因为这类案子我们接触太多了,只要是拉人头的,小了没人管,大了不管你是几级代理,不管入门费多低,一定办你!

去喝奶茶吧。

好!

音响在放童声版的: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

小律师问了一句,什么刀与马?

我说,不是刀与马,是盗!御!马!偷马的意思。

她问,是个什么典故?

我说,京剧中蓝脸一般是指侠客,窦尔敦是个人名,可以理解为李逵,这个人是河间的,就是驴肉火烧那里,跟当地一个人比武,这个人叫黄三太,比武过程中黄三太使用暗器把窦尔敦打伤了,窦尔敦生气了,就离开了河间。

离开河间后呢?就进了山,与四兄弟结拜,成了绿林好汉,而且山头越来越大,此时可以把他理解为宋江,哥哥的角色,据说巅峰期达到1万兄弟。

太岁梁久章来山里狩猎,就是打猎玩,骑着一匹皇帝御赐的马,可以理解为赤兔。

窦尔敦就去山下营房把这匹马给偷走了。

然后还留了个纸条:盗马者黄三太。

整个故事,其实就是一个栽赃的过程,但是后面的故事很有意思,有点碟中谍的感觉,梁久章接着派人去抓黄三太,结果发现黄三太已死亡多年,于是把他儿子给抓走了。

他儿子不承认是强盗,但是承诺一定要把马给找回来,于是与窦尔敦开始了计中计的较量……

大体就这么回事,其实是一个挺幼稚的故事。

故事里最曲折的其实是窦尔敦与黄三太儿子斗智斗勇的过程,也是名剧《连环套》, 但是京剧里最有名的却是《盗御马》。

你真是问对了人,问到了我的专业之一了。

我咋知道的?

那个教京剧的老师,也骑车,偶尔大聚会的时候,她还给我们来一段……

小律师说,我发现本地这些名媛基本都赞助你了。

我说,也有没赞助的。

她问,什么感受?

我说,我没有太多波澜,因为从我20来岁就是现在的状态,只要我有个理由要钱,大家就排队,所以我没觉得有什么稀罕的,我说我骑车需要1000元赞助,大家给,我说我要买个法拉利,大家依然会赞助,我只是当游戏去对待了。

她说,那个XX局的李X,现在也在学你,他只要10元。

我说,其实我很佩服他,因为他刚开始喊出来,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乞丐,是个神经病,你不疯了吗?但是他做的非常好,首先,真正支持你的人,绝对会排队给你这10块钱,不支持你的人,1毛都不会给的,还会嘲笑你的,不要觉得掉价,这是一个双赢的事,自己贩卖的是一种精神,每天跑5公里,谁能坚持?一个月出勤25天不难,出勤30天非常难,我在球馆里属于出勤率最高的,比工作人员出勤率还高,但是我也做不到百分百满勤,但是我骑车全是满勤,我可以把优先级排到第一,所有事都在骑车之后。

她问,你赞助了他?

我说,我给了100,他送了我一条烟,那烟应该值个五六百吧,我不抽烟,他不缺烟,所以他跟我是这么讲的,我知道你不抽烟,你拿去送人,不掉价!现在还在家里,我周围没有抽烟的。

她说,我赞助了他10块钱,他送了一本书给我。

我说,书是从我那边拿的,《解忧杂货店》是吧?

她说,是的。

我说,从我这里拿了200本,我11元/本进的,我收了他2000元,还给送到家,但是你不能理解为这是一本10块钱的书,因为我们售价是39块5,应该是这样的,你赞助了他10块钱,他送了你40元,而且还说了一声谢谢,你们关系更好了,所以别人是不懂他的,他通过这件小事使朋友的感情更深了。

她说,真是,至少我很感动。

我说,99%的人是不敢这么做的,有三点原因:

第一、觉得自己未必能坚持下来。

第二、怕周围的人嘲笑伸手。

第三、只想索取,不想给与。

若是你给我10块,我给你40块,你还不敢吗?

谁若是赞助我1000元,我接着给1万。

你看我敢吆喝不?!

一定是啥?

因为有了链接。

我们,更紧密!

………………………………

来源:张三疯网赚博客 » 懂懂日记:有天,单位聚餐。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