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败如山倒

那年,村里修铁路。

村民对铁路没好感,因为这条铁路把我们村版图正好一切为二,北边为我们村子,南边是我们村的公墓,火车动静这么大,那些仙人们肯定害怕,不敢回家了,那还了得?

有风水先生来看,完了,完了,龙脉断了。

从铁路开修,村里年轻人就不断出事,跟我这个年龄的就死了好几个,越传越神。

夏天时,铁路工人就住在田野里,扎帐篷。

冬天不行呀,就要到村里租房子,但是不好租,都是外地口音,村民本身就排斥他们,当时我还写过一篇文章,我说我们都以为我们是不排外的人,其实要说包容心,我们比北京人、上海人差远了。

我有个厂房,当时是为了圈地,通过拍卖会拿到的土地,盖了十几间房,围了个大院,平时荒废。

位置极佳,靠近马路,我坚信这个地方会升值,当时我拍卖的价格高出了市场价10倍左右,村民都觉得我是个傻子,事实证明,哈。

不吹了。

当时是暗标,什么叫暗标?就是每个人写一个价格塞进箱子,最高者胜出。

铁路上要租。

半年两万块钱(他们只租秋冬),我肯定同意,他们要求换大门,因为他们要把挖掘机等大型设备也放进去。

但是,约法三章,什么可以干,什么不能干。

一句话,只能住宿。

他们都是南方人,听说北方的火炕很有名,委托我帮着找人支火炕,他们出钱,支火炕是技术活,看似很简单,但是收费很贵,支一个火炕人工费300元,支了12个火炕,这东西冬天绝对暖和……

后话,今年不是搞环保嘛,不允许农村人烧炕了,谁家主动拆,补贴500元,我积极举手了,我有12个呀,早就没人住了。

工地上,有男的,有女的。

有夫妻搭档。

但是,绝大多数都是大老爷们自己在这边,都是正当年,肯定憋不住,就找我带他们去县城,年轻一点的,30来岁的,可能要求比较高,要去找个500元以上的,那些年龄大一点的呢?就是找温州洗头房,30元就解决了。

我对这些业务不熟,我只知道大体什么区域有,我提供了方位,他们自己去找的。

这些人收入不低,但是很节约。

时间久了,他们慢慢地就在附近村庄发展上情人了。

靠什么?

微信,附近的人。(现在农村小媳妇基本上都是独居,男人出去打工)

所以,我知道很多人的秘密,为什么?

我装有监控呀!

最奇葩的是邻村有个女的,快50了,每次都带着老公一起来,她老公喜欢喝点,那个喜欢她的领导也喜欢喝点,三人不说天天在一起喝点也差不多,她连那个领导的内裤都帮着洗……

在村里,这都不是什么新闻了。

可以这么说,铁路上这群人,让我们村里人开了眼界。

这些人偷东西吗?

偷。

主要是偷菜,正常情况下,村民之间相互偷菜没人介意,量小自吃,无妨,但是他们都是有规模地偷,怕监控,从墙头扔进院子。

被村民追过,但是也没想怎么他们,就是吓唬了吓唬。

把他们撵得满村乱窜。

老百姓其实都是很本分的,也怕惹事,万一人家使点坏呢?

所以,点到为止。

我们村有条好狗,大黑,十多岁了,那是我见过最优秀的狗,常年散养,这狗就跟人一样通人性了,主人割了猪肉,它在后面跟着,肉放在桌子上,它在旁边给看着,陌生人扔东西给它,它也不吃。

我们那里散养的狗,很少能活过三年,因为有N多毒狗的。

这条狗能活这么久,厉害不?

狗王。

真是人见人爱。

大黑的主人是个退休工人,回农村养老的,喜欢养狗。

突然有一天,这狗丢了。

推测,被铁路上这群人给吃了,因为这狗经常到大院里去玩,怀疑被关门打狗了……

狗丢了,老头可难受了。

儿女都来帮着找,他有三个儿子,两个在县城,一个在村里。

上哪找?

就找到了我,意思是让我调监控。

我呢,虽然很希望帮你们找到狗,但是监控不能随便调,这涉及到了人家的隐私,除非派出所过来调。

派出所能为了一条狗帮你调监控吗?

铁路上这群人里有个精瘦的大男孩,不到30岁,戴个眼镜,工程师,他到小卖部买东西,正好让老头的儿子遇到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你逮住再说。

就把眼镜拽回了家。

捆起来了,拿刹车线抽他,问有没有偷狗?

承认狗是他们偷的,但是他说自己喜欢狗,不吃狗肉,这个事与他无关。

但是,还是把他一顿毒打。

为什么?

你是他们的代表,你肯定也吃了,而且你最软弱,一看就是个书生,而其他人呢?则多是干体力的,又壮又抱团,不可能朝他们出气,只能朝你出气,谁让你跟他们一伙的呢?这个锅你就替他们背着,你挨打你活该。

眼镜不合群,单独行动,结果挨了这顿。

过了两天,眼镜又单独行动,也是去小卖部。

又被老头的儿子遇到了,起了口角,又是一顿打,这次更牛B,直接绑树上打的,围观者众多,村民怕铁路上的,铁路上的也怕村民,他们一听村民这么搞,也不敢贸然营救,只能求助村长协商。

好了,故事开始了。

当时,我们已经搬到城里了。

派出所给我打电话,让我带钥匙回去,我问啥事?

说,别问了,再不回来,就砸锁了。

我心想,难道是我家里藏着什么东西被发现了?也没啥东西,就是我娘种了点东西,但是也没几棵,我一边往回赶一边给村长打电话,啥事?

没我的事,那就好。

那阵势。

六个特警在我门口等着,其中两个狙击手,他们要到我家房顶找狙击点,事情已经发生了两个多小时了,咋回事?

眼镜喝了点酒,越想越觉得窝囊,虽然挨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但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就去找老头理论理论,结果老头没给他好气,呛了他一顿,他就拿菜刀把老头劫持了,劫持到哪了呢?我那个厂房的屋顶,我们这里家家户户的偏房屋顶都是平的,便于晒粮食,屋顶只有一个楼梯口,而且楼梯口还有小铁门,易守难攻。

这小子脑袋短路了,你说你是求财还是求啥?

都不求,就是想出气,要求老头的儿子来下跪、求饶,结果老头的儿子也是个极品,就是不跪,反而拿铁锨在下面叫嚣着要拍死他,警察叔叔一看,你这是嫌他不砍你爹呀?把他关在了家里,让谈判专家上。

老百姓都围我们家,还有拿手机录小视频的,大家都在喊,开枪、开枪。

我在想,你妈的,这是一条人命好吧。

人,对别人的生命真的很漠视。

这事让我对人性有了新的认识,有时我就在想,假如村里有刑场,老百姓会不会去看?去看时会不会拍一些小视频发朋友圈?

都会。

天气也很冷。

指挥组就在我们家(我家离厂房有50米的直线距离),把门关上了,狙击手就位,狙击手要趴着,领导问我有没有东西可以给狙击手垫着?把我结婚用的棉被给铺在房顶了。

我问,我能看看狙击镜里是什么样不?

让我瞅了瞅。

这么清楚?

那,我也能当狙击手,多简单。

谈判专家过来汇报工作,意思是这小子不吃软的,问能否换个谈判方案,就是激怒他,让他起身,然后狙击手射击其左肩,这小子是左撇子,左手持刀。

狙击手当时已经待命了,汇报射击条件成熟。

当时有三位领导在场。

三位领导意见也不统一。

一个提议架上梯子强攻上去,一个提议开枪……

最大的领导说:不要,这小子应该就是喝多了酒,没有想杀人,要杀早就杀了,所以以攻心为主,给他送水送烟,能不射击就不射击。

当时我在旁听,我就在想,一级有一级的水平。

谈判专家问我:你认识他不?

我说,认识。

他问,你能不能上去谈判?

我说,不能,我害怕,但是我可以在下面喊话。

我们这里会说普通话的人不多,我算一个,而且这小子跟我年龄相仿,我说了他可能会听,专家给我安排的任务就是去刺激他,激怒他,教了我详细的话术,意思就是你要是再坚持下去,狙击手就开枪了,你父母就见不到你了。

我去喊话。

我说,你死我们家里,我房子还卖不?你父母已经知道了,正在往这边赶,你希望父母抱个小木盒回去吗?你下来,警察也不抓你,这个事就这么过去了。

他提出了一个要求,让我送他上高速,出山东境。

意思是他想跑,他可能也醒酒了,知道自己犯了大事。

我说,可以。

让我把车开进大院楼梯口。

我去开车,速度很慢,为什么?车的背面有两位特警,一直半蹲小跑着,我把车子停在楼梯口。

眼镜挟持老头下楼梯。

其实下楼梯时,我知道他已经放弃了,刀都扔了,我扔给他一瓶水,他还没接稳,就被特警摁倒了。

准备带走。

村民不让带走。

为什么?

要打死他。

被警察叔叔带走了。

像故事不?

那天,给我最深印象的除了领导,还一个是谈判专家,那才是心理学专家,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罪犯的心理,获取认同,而且根据罪犯的情绪不同来调整谈判方式,当提出激怒策略时,我还是蛮害怕的,我心想,你激怒他,不是使事情朝更坏的方向发展吗?

事实证明,是对的。

最初,他们是派我上去,我死活不同意,他们的意思是其实上去眼镜也不会行动的,反而会把刀交给我,理由就是谈判到这一步,他已经明白了,若是继续下去,可能真的会丢了命。

但是他又不想轻易下来,怕被村民打死。

所以,需要个台阶。

让我扮演这个台阶。

我原以为这个事会导致铁路上这些人在村里待不下去,结果发现,相处的更加融洽了,大家见面也打招呼了,可能感觉对方都不是好惹的吧?

其实,我特别心疼眼镜。

据说,最终的结果不算太坏,毕竟人家也是大单位的员工,领导会出面协调的。

我再也没见过这小子,我爹经常说一句,老实人办大事,举的例子就是眼镜,看着弱不禁风的家伙。

特警们收拾装备走。

其中趴在我新婚被子上的那哥们特别不好意思,嫌给我弄脏了。

我说,没事,加个微信吧。

我们相互加了微信。

我问,干这行危险不?

他说,咱就是吃这碗饭的。

我问,你有没有跟劫匪一对一过?

他说,六年前吧,我刚从部队转过来,一个男的在饭店劫持了一个妇女跟小孩,妇女胳膊已经被捅了一刀了,要10万块钱,我扮演的就是这个送钱人,临靠近时,我一下把他们三个人扑倒了,把那家伙摁在了身下,刀也被甩掉了,当时几千人在门口围观,一齐高呼:感谢警察、感谢警察,十几位家属给我们鞠躬,在场的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群众,眼泪都出来了,我自己都哭了。

我问,跟今天的不一样?

他说,今天的这个一看就没想伤害人质,有点出气的感觉,那个是真的要杀人的。

我问,我能抱着枪拍个照不?

他说,不行,不行,这不是小事。

我说,平时休假了,来我们这里玩时,给我发信息,很崇拜你们,你们真的很伟大。

他说,过奖了。

小王给我打电话,说自己兵败如山倒,问我有没有兴趣买他的房子?

185万买的。

现在190万卖,精装,装修花了50多万。

这个房子就在小魏家旁边,同一小区,属复式,我呢,没有兴趣买这里的房子,我觉得过于偏远,几乎靠近我老家了。

打球时,我跟小魏说了这个事。

小魏来了兴趣:董哥,你一定要买,那里马上就大涨,你听我的,你要是不买,我买。

我说,那我拿钥匙,咱去看看吧。

行。

我们俩约着小王去看房子,房子装修了3/4,一看就是临时停工了,没钱了。

我问小王,出了什么事?

他说,我炒股票赔了。

我问,配资了?

他说,算是。

我问,内幕消息?

他说,是的,XX小区有个叫王XX的你认识不?

我说,不认识。

他说,他不是在证券公司嘛,他跟我说的,这个股票有重组计划,让我重仓。

我问,你们有亲戚?

他说,那是我大娘家的哥哥。

我问,那你怎么还赔钱呢?

他说,我杠杆买入的,一直赔,一直赔,我坚持不住了,出来了,我出来不久就停牌了,六个涨停。

我一听,觉得你好傻,我和小魏一人嘲笑了他一个回合。

小王把手表撸下来:董哥,这表戴了不到一年,3万买的,1万给你,要不要?

我说,别开玩笑。

他说,认真的,我盘算了一下,家里还有这些奢侈品之类的有50多万,能卖点就卖点,否则就成废品了。

我说,我不喜欢戴表。

小魏问,你车牌卖不?

小王说,卖,当时花了15万,在济南找人挂的,你要是真有心要,10万元给你,但是你要自己找人过户。

说实话,房子不错,但是装修风格过于中式,我觉得适合50岁以上的人,不适合我,若是我买了,还要重新装修,最关键的一点,整个小区还没有办理房产证,只能签订公证合同,于我而言是有风险的,特别是他现在有多大窟窿咱不知道。

房子,就这么放弃了。

我和小魏观点一致,人负债了就成了朋友圈里的高危人群,因为没有实话了,而且不断地设套让朋友往里钻,这套房子可能也是个套,所以咱不能进去,手表之类的也不能要,车牌更不能要,没意思。

晚上,小王非喊我喝羊肉汤。

我说,我在父母家吃饭呢。

他问,我能过去找大爷给算算吧?

我说,那来吧。

就到我父母家吃水饺……

他跟我爹说的版本与跟我说的版本略有出入,跟我们说的是炒股赔了,跟我爹说的炒股赔的不多,几十万,主要是炒了农业盘,就是大蒜之类期货的,因为农业盘资质出了问题,被查封了,他的资金全部被卡在里面了,卖也卖不了,取也取不了,这里面有部分是贷款与借款,所以周转不动了。

小王跟我爹说,大爷,不是跟你吹,我厉害的时候,一天能赚30万以上,真是拿钱不当钱了,请客吃饭全是茅台。

小王也是打球认识的,跟小魏都属于我队伍里的,小魏曾经找我咨询过好当家直销的事,问能不能干,我就跟小魏讲,咱都是年轻人,都是实干家,朋友之间若是有了这些往来,连朋友也没得做了,所以我们之间要有个原则,一是不能有借款,二是不推销直销。

他说,我也是这个意思,是别人拉我,我找你商量商量。

我说,那就好。

小王到底是怎么变的,出了什么事。

其实没有确切的版本。

但是有一点是真的,他没钱了,跟老婆也离婚了,到处在变卖家产,朋友圈全是负面情绪:天要亡我。(他最初就是做民间借贷起家的)

周末,打球,我让小魏喊着小王,小王没去,我跟小魏说,小王身上最大的硬伤是没有读过大学,甚至没有读过高中,哪怕他有钱了,这些也写在他脸上,他不能正确地认识自己,无法驾驭自己的心性,所以他玩这些赌博游戏,早晚都是输家,只是时间问题,这么年轻出事,也是好事。

我跟小魏说,跟小王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垂死挣扎时,我们都会是他的目标,甚至会做出一些很极端的行为。

你知道人为了多少钱可以杀人吗?

10万,足够了。

在未来的日子里,绑架、抢劫、偷窃案都会出现一定幅度的上升,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不断地、被动地接受债务,例如双十一来了,你花呗原本只有1万元的额度,结果突然给了你3万,你花了,还不上咋办?

越滚越多。

最终滚到了你无法接受的数字。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当人走投无路时,自杀就会成为一个选项,既然死都不怕了,做案就更不怕了。

真正可怕的就是20岁左右的小青年,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却负债了。

你看看校园LUO贷,多少钱可以让姑娘光着屁股录视频?

一两千块钱而已。

若是你愿意帮她们偿还债务,你说睡多久就睡多久,你知道有些妈咪怎么拉大学生下水吗?就是拿到这些借贷数据,我看过这些数据,只要输入大学名就可以出来详细的信息,借了多少钱,逾期多久,通讯地址,电话多少,还有北大清华的呢。

自杀都可以成为选项。

卖身算个P?

钱,可以把一个人逼成凶手。

仁慈一点的,对自己动手。

凶狠一点的,对社会动手。

其实,我们每个人离落魄只有半步之遥,我家换过两个保姆,现在的这个保姆开着奔驰来上班,奔驰A180,素质非常高,只是略胖,是嫌在家无聊出来放松放松?

不是。

老公炒期货。

什么都没了,这车是她唯一的寄托了,坚决不卖。

她受过良好的教育,生活习惯也非常好,一看就是曾经的贵夫人。

她家不是负债,只是没钱了,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去学的催乳,但是感觉生意也不好干,而她又比较喜欢干家务于是就来我们家做保姆了,其实就是打扫一下卫生,做做饭,相对比较自由,每天中午3小时,150元。

她自己就说,挺怀念以前的生活,只是没有好好珍惜,现在年龄都大了,老公也马上退休了,已经不可能再站起来了。

钱,可以把我们带上天堂,也可以把我们带入地狱。

例如,我喜欢打羽毛球,我能不能搞个羽毛球比赛,让林丹输给我?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世界排名前100名的被我虐成菜,不就是钱嘛?我甚至还可以唱歌,你们必须听,因为我要拉着你们的偶像跟我唱合音,要么让你偶像在我身后伴舞,还要在接受采访时说,懂懂是个天赋极高的歌手。

我可以做到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十年前,宋朝弟送了我一句话:你优秀了,所有人都是你的朋友,而且以被你翻牌子为荣耀,你失败了,所有人都远离你。

当时,我感触不深。

现在看看马爸爸,他要啥,没有?

天后级别的都可以做陪衬,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在村里,我兄弟几个都比较出色,是相对农村而言,几乎人人都是百万以上家业,这已经很了不起了,我排名老五,下面还有老六,老六在荷兰读博士。

我们都是亲堂兄弟。

我们有个远房亲戚,也是搞证券的,于是大家纷纷开户了,连我爹都开户了。

现在?没有赢家!

我算是唯一的幸运者,因为我不相信内幕,另外有自己的逻辑,比较清醒。

他们都赚过钱,资产也翻番过。

后来,不断地加大投入。

最终,全被套住了,也有用配资的。

昨天,四哥从智利回来,我们俩聊了聊,现在几个哥哥基本上都出国了,有在非洲的,有在南美的,过年都不能回来,四哥因为当个小头头,所以相对自由一点,来回一趟也要2万多的路费,若是不当头头只打工呢?一年就是12万左右。

若不是股票,谁愿意跑这么远?当年12万在咱眼里算个P呀!

四哥跟我讲,咱就是太贪了。

这些事情能发生在我身边,离我这么近,我都觉得怪难受的,在行情最好的时候,别墅他都选好了,就等付款了。

对于老百姓而言,迷上炒股与迷上赌博,没两样。

因为,最终都是韭菜,这是属性决定的,不是消息是否准确的问题,而是心态不成熟,我们都是不合格的投资者,几乎没有半点交易逻辑,全靠亲戚的指挥,亲戚自己也被套了。

我媳妇、我爹炒股都是这个心态,所以吃亏是早晚的事。

现在,我媳妇也炒股。

我跟媳妇讲,你若是真的想炒股,就放弃投机,放弃短线,别听你那些朋友的,可以听我的,为什么呢?因为我比他们厉害,厉害在哪?我有数据有依据,我是真的在股市里赚到了钱,而且是全胜状态,当然我是做的定投,是靠人性规则战胜的概率。

他们能有数据吗?自己可能都是亏钱的,咋能教你炒股呢?

你若真的想炒,就长期持有京东、阿里、腾讯。(我自己各持有70)

涨跌无所谓。

为什么?

最终,各行各业都会与这几大经济体挂钩的,你现在看看,出租行业、借贷行业、旅游行业、广告行业,甚至未来体育事业,所以他们的盘子会越来越大的。

那问题就来了。

明年阿里巴巴若是增速40%,股票是不是也随之涨这么多?

还有,就是为什么每年双十一都是增长的,而股票没有随之增长呢?

因为美国股市相对比较成熟,这些小事件很难左右股价,国外以机构持仓为主,机构都是比较稳健的,现在的股价其实已经包含了明年预期的40%,明白了吗?

就是说,明年增速40%,才对应现在的股价。

双十一前,美国有机构预测双十一的成交额大约在1620亿,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人家炒股是个系统的工程,而我们呢?全靠猜。

所以,这些东西,我们不应该碰,若想碰,就要跟自己说,我投资这些股票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当他们的股东,可以当遗产留给孩子们的。

国内怎么炒这些美股或港股?

有基金代持。

来源:张三疯网赚博客 » 兵败如山倒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