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低手低

眼低手低

昨天,球馆来了个高手。

是教练请来的私教,是教教练的。

教练约我下午2点过去。

我准时到达,一看,妈呀,就这娃?十七八岁,瘦的跟猴似的,你能行吗?

几个师弟已经被虐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我也不用热身了,直接上吧。

我怕万一输相太丑,我提前声明:几月前,我骑摩托车摔着腰了,两个月没打了,先温柔点……

他说,不杀球。

我说,没事,该杀杀。

其实,我的确有些不舒服,前几天不是被人踢着手腕了嘛,现在还缠着绷带,打球没问题,但是不能太剧烈,杀球会疼。

我一直信奉一个原则:战略大于战术,战术大于技术。

你已经被车轮战过了,而我的优势是体能,那我可以跟你对拉后场,把你调动开,这个战略刚开始还是略有效的,靠他失误,我得两分。

2比2。

从这以后,我就一分没得。

一直到了17比2。

他呢,的确不杀球,角度也不刁钻,全是平抽球,但是就一点,速度快,所谓的速度快也不是球速快,而是他从判断来球到出手的速度快,我还没准备好,球已经回来了,我也能判断准方向,也能跑过去,但是往往就差了那么一二十厘米。

总是慢半拍。

我有些生气,有些着急。

我改了战术,只要起球我就跳杀,这样会消耗我大量的体力,但是也可能会得分。

最终得了3分。

21比3。

你说他技术好吧?我觉得很一般,没觉得多漂亮,但是咋就治不了他呢?

后来,看他跟教练打。

原来,教练也被遛得跟狗似的,上气不接下气,教练能得个七八分,不过教练能调动起来对方,对方也会杀球,但是一杀球基本上就无解,速度太快了,根本反应不过来。

这水平,是不是国家队水平?

哪能,体院特长生。

我心想,你别牛B,有本事去打林丹?你打林丹还不跟我似的,能得3分?别扯了,省冠军都从林丹手里拿不到3分。(十一运羽毛球男单决赛 林丹胜鲍春来夺冠,鲍春来只得了3分,鲍春来可是世界冠军。)

不喜欢他,总觉得他太狂,是不是因为他灭了我威风的缘故?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喜欢。

看着就来气,有啥了不起?这是你的饭碗,我又不靠羽毛球吃饭,有本事你去参加国际比赛,来我们这个小县城耍什么威风?有本事你跟我比骑自行车?

要教我一些秘诀?

我也没兴趣。

前两年,我的确想在羽毛球领域有所成就,所谓的成就不是成为职业选手,而是成为一名业余高手,就是跟别人组队双打时不至于被嫌弃,也曾经苦练过,参加过培训班,也先后找过两个教练,练的还不错,能跟人组队了,但是我也发现了羽毛球给我带来的伤害,最初是胳膊疼,后来是腰疼,再后来是腿疼,羽毛球属于剧烈运动,搞得自己伤痕累累。

所以,我又回去骑自行车了。

自行车至少不至于腿疼、膝盖疼的,我一口气骑50公里,什么毛病都没有,而且整个人显得格外精神,关键是全程我还能听书学习。

风大,我就骑重一点的速降车。

风小,我就骑轻一点的公路车。

当然,羽毛球有两大优势是骑车不能比的。

一是社交圈子,能认识本地各行各业的人,事业单位的,企业老板。

二是全程愉悦,打上三组双打,有说有笑,有跑有跳,一看表,已经打了1小时了。

所以,要说健身,最容易坚持的就是球类项目。

毕竟,有乐趣,易上瘾。

你知道很多时候我为什么不愿意出门吗?我就是觉得会影响我打球……

无论什么运动,避免伤病是第一前提,但是我们入行时并没有人提醒,所以导致了我们已经落下了病根,一运动就会反复发作,健身房那些肌肉男,很多都是一身伤,是他们不懂?他们也不懂,教练也不懂,在他们摸索期往往是上了大重量,伤着了。

羽毛球胳膊普遍是怎么伤的?

杀球或高远球时,用了蛮力,把胳膊狠狠地甩出去了,肌肉或筋腱拉伤了。

小师妹也来了,半年没见了。

瘦了。

我问,瘦了多少斤?

她说,20斤。

我问,怎么瘦的?

她说,我每天都打,两小时。

我问,怎么没见你?

她说,我早上打,打完回家洗澡吃饭去上班。

我问,看我瘦了吗?

她说,很明显。

我说,我这几年,一斤没长,也没减。

我对听课没兴趣,准备走,她也走,她说姥姥过生日,晚上去姥姥家吃饭。

她问,董哥,你买苹果X了没?

我说,没,现在手机用得好好的。

她说,我手机摔坏了,在想买个7还是X。

我说,买个7就行,还不一样用嘛。

她说,让一个家长气的。

我问,没送礼?

她说,不是,那孩子没交作业,我就卷起他的书敲了敲他的桌子,他回家跟他妈说我撕他的书,去学校找,去教育局告。

我说,我儿子不是在私立学校嘛,家长都很有能量,有意思的是啥?我儿子的班换了三个班主任了,这才2个月而已。

她说,现在的家长,直接没治了。

我说,你们学校一个老师,打球特别好,教音乐的还是美术,姓牛,很有味道。

她说,知道,家是城关的,人家40多了,你还盯着人家?

我说,她打球很漂亮。

她说,我前几天刚把她拉黑了。

我问,怎么得罪你了?

她说,她天天转发咪蒙的文章,不是天天,是一天三遍。

我问,你觉得咪蒙的文章如何?

她说,我觉得很一般,没意思。

我说,刚才打球的那小伙,我也觉得他很一般,但是一上场,咱就白搭了,咪蒙,人人都觉得一般,但是都是从看客的角度去分析的,互联网是开放平台,大家与咪蒙是同一起跑线,为什么没人秒杀她呢?

她说,咱只是不会写,但是她说的那些事,咱都懂。

我说,问题就出在了这里,我跟你讲,什么时候你会发自内心的佩服对方呢?就是你也天天写的时候,你才知道对方与你的功力到底差了几成。

就拿羽毛球举例。

我一天打2小时,一年不过是600小时。

而那小伙呢?

他是专业的,一天要训练10小时,两个月就是600小时,而且他从6岁就开始学球,我们的差距在10年以上。

即便是我们俩都是职业水准了,还有一个更要命的差别。

就是专业与专业间差别,是啥玩意?

天赋!

山东省的冠军也是从6岁开始学球的,林丹也是从6岁学球的,他们俩的努力是不相上下的,为什么一个打得另一个满地找牙,是天赋的差别,是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假如,你从今天开始写文章。

每天7000字。

你写11年以后,才有可能达到我现在的水平,当然,若是你不如我有天赋,可能连我现在的水平都达不到。

她问,若是有人很有天赋呢?

我说,可能写三到五年就能追上我,但是说一写就碾压我,这个概率太低了,因为写得越久,这里面学问越深,我现在的文章比过去厚了很多,你可以看看我读者分布很有特点,有小偷小摸,有白领金领,有达官贵人,每个人读到的点都不同,看似写的嘻嘻哈哈,其实略有深度,这是经历了三个阶段。

最初,字面意思。

后来,包藏祸心。

现在,忽明忽暗。

读者仿佛读懂了,又仿佛没懂,过些日子又觉得懂了,再过些日子又觉得没懂。

这是需要十年以上的功力。

学是学不来的,是需要悟。

也不是瞬间开悟,而是慢慢地觉悟。

她问,你觉得我从头开始写,如何?

我说,可以呀,我跟你讲,人人都有写作的欲望,但是多数人都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行动,即便有行动也写不了多久,写作道路能走多久,天赋要占7成以上,不是努力就可以的。

她说,你是标榜自己有天赋。

我说,不是标榜,而是事实,人们其实是不愿意接受事实的,我问你个问题,如果有人写了一篇文章,说自己去欧洲游玩,花7万人民币点了一杯酒,你觉得假不?

她说,假。

我说,唐家三少就这么喝了一杯酒,这是写作者常常会陷入的一个困境,就是总害怕读者接受不了,觉得是假的而不敢写,本地有个大姐,你应该也认识,做饲料的,当时我在济南,她去找我,她们一群娘们,非喊我去夜场,真喊来了一群少爷,少爷们来了,先挨着捏捏小鸟,一试太小,接着就退了,你觉得假不?

她说,不可思议。

我说,这就是真实存在的,一旦回来呢?她就是个好妈妈,好妻子,当时我还写了一篇私密日记,就是没有发出来的,贫穷会限制一个女人的性欲与想象力,女人天生并不是矜持的,她们也好色,也喜欢小鲜肉,也喜欢花天酒地,她们之所以保持的如此的忠贞,只是因为没有机会,仅此而已,倘若她们有钱有势有机会,她们比男人还会玩。

她说,谬论。

我说,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真实感受。

她问,为什么你遇到的全是奇葩?

我问,你觉得像我这个长相的人,会不会每天都被表白?每天一群美女追屁股上求睡?

她说,这个,打死我也不信。

我说,也许有可能是真的。

她哈哈笑了,心想,师哥得了意淫症……

为什么我突然间变得大胆了,变得肆无忌惮了,就是我遇到了一位导师,她点拨了我两个字,她认为写作者最忌讳的就是越位。

什么叫越位?

你在意、关注读者的反馈,就是越位。

你不应该关注他们,因为他们只能被引导,而不能左右你,若是他们可以左右你,那么就把你拉到了同一水平线上。

她问,你见过本地最能花钱的人,一天能花多少?

我说,有个做机械的,他是修摩托车起家的,对摩托车感情一直很深,后来因为骑摩托就认识了,他请客怎么请?下午4点左右用商务车把大家拉到青岛,吃完再在那边唱歌喝酒,然后再回来,一晚上万儿八千不在话下,他一年正常的接待费就在500万左右(含礼品),若是再重要一点的客户呢?会直接从青岛机场飞上海,早上飞回来。

她问,是偶尔还是常态?

我说,常态,我介绍了一位大哥给他,济南的牛哥,他很是重视,也是把我们拉到了青岛,五星酒店,一大桌就我和牛哥,要了瓶茅台,他忙着招呼外国客户去了,只是过来坐了一会会,我们那桌他结帐就3000多,晚上又陪我和牛哥去唱歌,光酒喝了六千多。

她问,能赚回来吗?

我说,这个问题咱没问过,只知道人家生意做的很大,在东南亚还有工厂。

她问,算本地最有钱的吗?

我说,排不进前100名,甚至在本地不如我出名,知道我们与有钱人的生活有多大的差距了吧?有些东西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即便偶尔能混入那个圈子,也是一下下,知道个皮毛而已,人家用的茅台酒都是自己派卡车从茅台酒厂拉回来的,专门招待用的。

她问,你认识不认识比他花钱厉害的?

我说,相比福建、浙江的老板而言,他属于业余级的,我认识一位浙江老板,也在马云的江南会里,做汽车配件的,他出来唱歌给小妹发红包都是随手抽出几张现金来,一晚上拿几万元就这么散了,这都是我亲眼所见的,请我吃饭,一条鱼就4000多,跟他一起唱歌,我都替他心疼,是真的心疼,知道我为什么买路虎卫士吗?也是因为他有一辆,我曾经一度把他当我的偶像,他小学都没读完,我一直都觉得他是个草包,草包咋赚到这么多钱?后来他投资了一家互联网公司,跟他谈正事时我才发现,人家才是大智慧,咱才是真草包。

她问,你带团遇到最土豪的是什么人?

我说,郑州有个,在威尼斯水城,买了几个茶杯,4万元,北京有个在新西兰买了40万的褥子,说是羊驼皮的,至于说花个十万八万买个手表之类的,很普通,我给我媳妇买了块手表还花了十多万呢,在队伍里我一直都是屌丝,牛哥那次去欧洲的团,商会的,去比利时买钻石,28个人消费了4000多万,你想想导游提成多少吧?(数据是牛哥提供的)

这个世界的疯狂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老百姓千万别想着融入这些圈子。

一是容易放大信念,我曾经一度怀疑过自己,心想,你看人家做的什么生意,咱做的什么生意?极度看不起自己。

二是容易成为韭菜,我媳妇上教练技术,也是一个圈子,慢慢的本地化了,本地有个大哥大,成了他们的头,这个团长是做地产的,每个团长不都组织大家干点事嘛,一起凑点钱,做点事。

你知道团长怎么安排的吗?

大家一起融资,放在他公司。

我坚决反对我媳妇参与,我跟媳妇讲,他就是准备收割了你们这些韭菜,这也是他上课的根本所在。

有没有上课后,融资几百万几千万的?

当然有,而且做的风生水起,我这个圈子里就有,但是我不能写,有拆台的嫌疑,还是个女生呢!

小师妹感觉我在胡说八道。

我跟她讲,我说的这些,都只是一些小老板,土老板,喜欢吃喝玩乐的,例如你觉得本地有住1200平房子的人吗?我身边就有,你想想光装修要花多少钱?若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企业家呢?虽然可能在这些方面不会铺张浪费,但是可能会投资几千万收藏字画,会买私人游艇,甚至私人飞机,若是兴趣点再高一点呢?可以喜欢哪支球队买下来,这都不是什么稀罕事,一晚上喝酒花个二三十万也没啥,严打以后,五星酒店生意惨淡了,但是他们的日子照样很逍遥,为什么?他们把食堂装修成了五星酒店,还有了专业的厨师团队。

其实,这些吃喝玩乐,花样很多,当然还有更多有意思的,我就不写了,写出来也会让层次更高的人笑话。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普通车是要讲价,便宜点。

而豪车呢?

是要加价。

有钱人跟我们想的不一样,他们的生活是我们无法理解的,也是无法想象的,其实我觉得收获特别大的一段经历就是在南非当司机的日子,那时能去南非旅游的,非富即贵,不同级别不同标准,夸张到什么程度?

当时接待了一个超级VIP,是一大家人,是一个土豪老板请客,土豪老板安排旅游公司搞条船出海,最好能垂钓。

那船,需要全新的。

来不及买怎么办?

座位、棚子全换新的,折腾了一番,也花了几万美金。

结果VIP晕船,前后半小时回来了。

整个接待流程下来,HOW MUCH?

50万,美金!

你能想象吗?

只为博君一笑。

南非的海跟我们的海还不同,也是无法想象的,因为是印度海跟大西洋交汇,那浪巨大,前几年我还带一群读者去过一次,坐船上,貌似全吐了吧?连我都吐了。

那不是轻晃。

比地震厉害多了,总感觉船要来个360度旋转,这里叫阿古拉斯,是非洲真正的最难端,这种洋流是有专业术语的,叫:阿古拉斯洋流。

我们是无法想象比我们层次高的人是如何生活的,假如我今年20岁,让我试想我35岁的生活,我能想象自己今天的生活吗?

我压根不敢想,我刚参加工作时,梦想就是有辆车,有套房,年收入10万元,当年我曾经想娶过一个姑娘,为什么?她家有幅范曾的字,当时能值10万元,可笑不?我还被一个酒吧女老板骗过5万块钱,为什么会被骗?因为我很崇拜她,她说她有接近200万的家产,包括房子、车子,你想想,多么值得崇拜?

现在?呵呵!

倘若能降伏自己的内心的前提下,认识有钱人是怎么想的是很有用的,就是可以使自己看得很远,就如同前些日子我写了插花猫的故事,她把跟我的聊天记录发到了她的朋友圈,她的朋友圈一片哗然,他们接受不了自己的女神被人秒杀了,咋还有人敢跟自己的女神这么说话?

她,只能看到本地。

她,不能看到本地以外的市场,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跳不出市,跳不出省,跳不出国。

还记得我写过的荷兰行不?一群企业家,领队怎么安排的?每人给安排一位CALL GIRL,也叫电话女郎,理论上她们只陪游,其实都陪睡,她们都有老公有孩子,而且都有像样的工作,有大学老师,有医生,有邮递员,有胖的有瘦的,会提前给你资料,你来选。

我们开车从荷兰到丹麦,她们全程跟随。

每天到了酒店,她们会去给你准备晚餐,帮你洗洗衣服,用消毒液把马桶盖洗洗,这些人虽然算不上漂亮,但是很有内涵,有素质,能交流,跟我的那位是外科医生,她说我小时候可能缺钙,肋骨外翻。

我靠,别人咋没说过?就你眼尖。

她是格罗宁根大学毕业的。

有时我也在思考,这到底是人性呢,还是恶呢?

若是人性,就没有善恶之分。

人都有恶,又都有善,例如我还写过开救护车的日子,有时我想想,妈呀,我年轻时咋这么能折腾,啥都干。

去年,有个视频,深圳救护车,N多车让路。

别说深圳,我们这些小地方,也是如此,很少遇到不让的,只要警笛一响,大家立刻让,有些人不让是什么原因?

不是故意。

而是不知。

他们不知道应该让救护车。

没有这个意识,而不是说内心不柔软。

每个人都很柔弱,例如我?算恶人吧,低俗吧,但是我也有柔软的时候,前天在电梯口遇到一位邻居,母女俩,弄了一大盆花,我看她们弄的费劲。

我说,我帮你们搬吧。

妈妈的意思是跟我一起抬。

我说,不用。

我一试,妈呀,真沉,差点抱不动,我给放到电梯里了。

平时遇到邻居,能帮我都会帮帮,给孩子树立榜样,人家都夸,那是XXX他爸爸,咱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的想这么帮。

下午还遇到一个,孩子在电梯里打滚,爸爸在训他。

我把孩子抱了起来……

以至于我现在觉得,善并不值得赞美,恶也不值得唾弃,那都是天性而已,你说我淫乱是吧?

倘若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其余全是女人。

我还叫淫乱吗?

那时,我若是只跟一个人好,那叫自私,懂不?

有时,我在想,一个人,倘若真的天生烂漫,顺着性子,修行到孩提一般,该是怎样的境界呢?

在泰国,我看了一场泰拳比赛,我在第三排,很近很近,给我感触最深的是声音,平时看视频没感觉有啥。

在现场,那拳,那腿,砸在身上,全是啪啪的。

我在想,搏击运动会不会退出娱乐舞台?毕竟太残忍了,我算胆大的,都不敢看,戴着拳击套都能把脑袋打开花。

又回到当年讨论的很火的一个话题,中国功夫到底行不行?

真不行。

因为,没有科学的训练,再怎么牛都白搭,科学的训练是什么?越来越有力,越来越有效,取各家之长,补各家之短。

李小龙速度再快,也不会比李景亮更快。

李景亮是职业选手,他说秒杀一龙绝非戏言,就如同我看一位刚出道的写手是一样,看他满身都是短板,我出一招他就会接不住。

一龙,也是位武打明星。

是明星。

前几天,他输了,输给了泰国拳王,其实是必然的,毕竟人家是职业的,你是业余的,业余的再牛B遇到职业的也只有被吊打的份。

就如同羽毛球领域的海南阿伟,他是业余选手,吊打各个球馆的高手,我教练这个水平的都从他手里拿不到5分,我教练请的那个教练呢?也不会是阿伟的对手。

但是阿伟打熊国宝呢?熊国宝是1962年出生的,想想多大了吧?

熊国宝打阿伟都不需要进攻,YOUKU上有视频。

这就是专业与业余的差距。

我跟插花猫说的硬功夫,其实就是这一类的,就是你坐了几年牢出来,你依然有铁饭碗,这才是真本事。

坐牢不一定给自己减分,这要看你的光环有多深。

你会因为高晓松、刘晓庆坐过牢而鄙视他们吗?

不会。

来源:张三疯网赚博客 » 眼低手低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